全心全意为人民报仇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2019-10-15 5:24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万恶的旧社会有多黑?人命如草似蝼蚁!
帖子发表于 : 2018-03-01 13:59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4-03-04 18:08
帖子: 282
---------
万恶的旧社会有多黑?人命如草似蝼蚁!
作者:cr361


  曾经为黄克功案纳闷: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何至于决策还费了一番周折?后来看资料多了,才知道,在旧中国,人命是不值钱的。普通老百姓的命,如同草芥;即使大户人家、江湖头目,死了也多“自认倒霉”;甚至廖仲恺、杨永泰一类高官,被杀也很难“找回公道”。旧中国,社会治理体系差,“令不下州县”,匪黑黄赌多,老百姓人命如草似蝼蚁,生命安全毫无保障。  

  曾经为黄克功案纳闷: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何至于决策还费了一番周折?

  后来看资料多了,才知道,在旧中国,人命是不值钱的。普通老百姓的命,如同草芥;即使大户人家、江湖头目,死了也多“自认倒霉”;甚至廖仲恺、杨永泰一类高官,被杀也很难“找回公道”。

  一、穷人命如草芥,“草民”二字绝非谦称

  过去以为“草民”二字是谦称。看资料多了,才知道,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草民”二字非常贴切,真是命如草、毫无尊严。

  (一)苏鲁农村资料

  马俊亚在《近代苏鲁地区的初夜权》中提到了如下一件事。

  沭阳胡集北老单圩地主单旭东佃户某某,儿子大了要带媳妇,因没有钱,向地主商量。地主说:“不要愁,我替你想办法。但你要允许我一件事。”佃户问他什么事,他说:“你新儿媳带来,头一晚上我去,这你也赚便宜。你不允许,我只要想你儿媳,还能不给我吗?”

  按今天的观念,当然是“不同意”。但仔细看,单旭东居然有这么一句话“你不允许,我只要想你儿媳,还能不给我吗?”何意?即使地主不帮忙,只要他要求,佃户也是无法抗拒的!于是结果就很显然了:佃户只有答应,地主“开恩”,“借了三石小麦”,佃户儿子娶上了媳妇——当然,“初夜权”归了地主。

  “初夜权”的背后,是穷人根本没有任何人格尊严。豪强地主对于农民,完全主宰生杀予夺,随意惩罚甚至杀害。

  涟水西乡奋官庄地主朱子龙,有3个客庄、2000多亩地,“他门前的马桩上,经常吊着佃户打得皮开肉绽”。佃户徐兆标因拿他家一个馒头给乞丐,一家13口被罚跪半天,并被罚洋200元。最后把徐逐出庄,没收所有财物。从此连乞丐都不许上他家门。马树本替他当差,解手时间稍长,他令人打得马树本大小便失禁。胡广才因探亲,误了一天庄差,回来后他拿枪就打。经多人求情,最终打了40皮鞭。“他打人时,要叫人向他笑,否则认为你被打不愿意,打得更厉害。”

  涟水塘西区乡长井泉五,有12顷地,庄丁孙培伦妻替他做饭时糊锅,井令孙将妻打死,孙因妻怀孕,不忍下手。井喝道:“三爹命令,非打不可。”孙被逼杀妻。

  峄县王海槎之子王致平因一名16岁使女答话“犯上”,先用烙铁烙,后用皮鞭抽,再活活打死。

  沭阳小店区朱开富杀害人命28条,薛棣西杀害人命15条。

  沭城某区长张晋民杀害的百姓超过10人。宿迁北部蒋记临陵乡长陆永禹,仅于陆沟、西欧棋盘一带,即活埋33人,死者妻子,大都被出卖、奸淫。

  张敬轩在博爱,先后杀死130多人,以致该村多年很少看到男人。

  ……

  (二)旧军队资料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征壮丁多少?有1400万、1800万等数字(仅仅是“征兵”,否则恐怕在1亿以上)。但完全没有体现出应有的战斗力,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征召的壮丁很多遭虐待、杀害了。

  据当时的河南淮项师管区任代理司令李昭良回忆说:“我们征的壮丁总是步行几千里由河南经湖北送到重庆,在重庆由补训处接收空运昆明。1000人送到重庆能剩下500余人就算好的了,其中逃跑得很少,绝大部分是在路上拖死了。因为尽管他们骨瘦如柴,也要替送兵干部担几十斤私货,又没食物吃、没鞋穿,一天赶几十里,有病也得不到休息,更谈不上医治了。”

  原国民党兵役部长鹿钟麟是这样描述的:“至于壮丁的生活,自从他们被征集后,便算落入了魔爪!首先是在层层辗转送接途中,绳捆索绑,由带枪的士兵前后左右监押着,如同解送囚犯一样,殴打辱骂,更是家常便饭;其次是有的接送兵人员,‘生财有道’,于往返途中办货物,做生意。这些壮丁便成了他们的义务脚夫,负荷着沉重的货物,走得慢了,还要挨打挨骂。由于送兵人员的克扣贪污,新兵在长途跋涉中,吃不饱,穿不暖,又无医药,受着饥寒和疾病的折磨。患病的壮丁,轻的是在鞭答之下,被迫跟着踉跄行进;重的则常常被遗弃在路途上;更有的接送兵人员,竟把呼吸未断的重病号,挖坑活埋,以免累赘!四川江津县就曾出现过路的接兵部队,把七个病兵活埋在城墙根下。”

  军官们迫害士兵,与地主们的手段不相上下:

  55师参谋主任朱×,曾命令直属连连长:"凡是士兵犯了错误,一律活埋!"此人曾在一次处罚士兵时,当场挖出士兵的心脏,挂了两大串。士兵揭发他"常有吃不完的人心"。

  其349团2营排长石××要鸡奸一名士兵,被该士兵拒绝,石××竟弄来一根红萝卜往这个士兵的肛门里硬塞!

  长官克扣军费,士兵伙食差,遭随意打骂,能逃跑吗?更惨。

  其473团副营长王××接新兵的时候,遇见几位病号走不动路了,就欺骗他们说:"谁走不动了,说一声,我放你们回家。"有4名士兵刚扭头往回走,被王××叫住,他让4名病号跪在四五丈高的崖边,抄起一根棍子,一棍子一个,全把他们打到沟底,然后,扬长而去。

  其158师军官邓××揭发,他当排长的时候,一次跟着迫击炮连连长到四川接新兵,亲眼看见这位连长杀死了20多名开小差的新兵。多是用铡刀铡死的,还有用"五马分尸"等办法杀死的。

  在第144师中统计,2 451名士兵中,母亲被强奸有107人,被霸占的有21人,被迫改嫁的有185人;妻子被强奸的有57人,被霸占的有53人,被迫改嫁的有93人;士兵被强奸、霸占的姐妹有159人,被强奸、霸占以及被迫改嫁的嫂嫂有175人;士兵的母亲、姐妹、嫂嫂被强奸、霸占以及被迫改嫁的,总计达850人。

  个人方面,被吊打过的345人,被捆打过的289人,被棒打过的1 238人,被刺刀打过的13人,被枪托打过的677人,被打过耳光的1 362人,被皮带打过的945人,被拳打脚踢过的991人,被打昏死过去的53人,被打吐血的20人,被打残废的22人,被罚过跪的1 298人,被罚过冻的535人,被罚过晒的128人,被罚挨饿的1 302人,被罚过喝尿的1人,被罚过吃地痰的1人,枪毙未死的33人,活埋未死的24人……

  农村、军队资料对比,可以相互验证:穷人真是命如草、无尊严,被凌辱、被杀、妻女被奸寻常事。

  二、富人“命薄”亦常事

  穷人如此,命如草芥,那么高端一点如何?

  马俊亚的资料提到了这样一件事,1939年冬,鱼牢庄富农张鸿如无意说了“杜养禾”三个字,大地主杜养禾知道后派出一连兵丁到张家,将张逮捕,搜走全部衣物及枪5支,把张关入牢房,张多方行贿才予保释。

  张鸿如没有杜养禾富,无意直呼其名,就招来了此祸。

  不过这还算不错,没有丢命。以下几个例子就不一样了。

  (一)武士英寻仇杀人系列案

  武士英是谁?就是宋教仁遇刺案的刺客。

  武士英早年落魄,流落云南,后来参加云南革命有功而升为七十四标二营管带。不久,武士英娶了一房美貌妻子,正值春风得意之时,突然一个晴天霹雳,美貌妻子竟被顶头上司夺去。受此夺妻之辱,武士英在郊外苦练手枪数月,最后练到百步穿杨的境界。随后,武士英找到昔日上司并将之亲手击毙,报得此仇后便只身逃往上海——我们看看,武士英贵为管带,老婆居然也会被夺;杀了上司,逃走也就没事了。

  来上海后,武士英虽然身负绝技,但手中除一支手枪外别无他物,无奈之下只好干起了偷鸡摸狗、打家劫舍的勾当。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武士英之后结识了一个黑白通吃的人物尤老么,二人合伙做了一笔大“生意”。不料事成之后,尤老么独吞赃财并串通巡捕将武士英送入狱中。出狱后,武士英寻机报仇,过程中结识了应桂馨。后来终于觅得机会将尤老么击毙,租界巡捕将之逮捕下狱后,应桂馨花钱打通关系,居然将武士英救出——尤老么是黑老大,戒备森严,武士英杀之自然被尤之部下所知,又在租界,才被捕,然而居然仍然死不了!

  (二)张灵甫杀妻案

  张灵甫之妻,大家闺秀也,而且“朝里有人”,张杀之又无“技术含量”,故张受到一定波折,但也只不过影响了点仕途而已。莫说偿命了,很快就继续当官、升官。

  (三)杨岳彬案

  这个杨岳彬可是个传奇人物。早年参加秋收起义,后官至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主任(红一方面军被临时中央和长江局特派员督促、李文林带动肃反时,就是总政治部主任负责的。著名的李韶九,就是杨的部下兼同乡)。中央红军长征,他有伤病被留下,受不了苦,私自下山被捕叛变。后被任命为桐柏县县长。杨的确了得,治理有方,成为全国闻名的模范县长。然此人色迷心窍,抗战胜利后回乡探亲,居然在自己有老婆的情况下明媒正娶华容名门闺秀刘东秀。带回桐柏,新夫人发觉上当,大闹,大老婆一气之下居然杀刘。可刘家一门三将军,其二兄是堂堂中将,极力追究。杨本不在意,然蒋介石本来就看不起这类叛逆之途,故捕之(他已经把大夫人转移了),以“勘乱不力”的罪名处死。

  您瞅瞅,刘家如此有势力,杨岳彬对刘东秀之死却也仍然没当回事。其死,与他“模范县长”纳妾、而且是以欺骗手段,娶的又是“朝里有人”的大家,都有关系。更根本的是因为老蒋根本就看不起他。即使如此,罪名却依然是“勘乱不力”。

  大家看啊,此三案,共4人被杀,都是有相当身份的,但3名凶手(武、张及杨的大夫人)一个都没死!

  而且此三案,“技术含量”都不高,案子容易破。当时普遍的可不是这种情况。那时土匪多,略微设计一下,途中遇匪了、强盗袭入了,黑枪打死,将罪名归于土匪、强盗,再用钱活动一下,多半破不了案——洋租界还有可能讲点法,本国警察就不同了:哪个愿意卖力破案又得罪大户人家?

  所以,在旧中国,即便您有钱有势,也得保命有术。否则,哪一天遭了黑手,恐怕也死了白死。

  三、大人物也怕“黑手”

  再高端一点,我们看看宋教仁、廖仲恺、邓铿、杨永泰等人遇刺的结果。

  说到宋教仁,就又要说武士英了。我前边说了,他“就是宋教仁遇刺案的刺客”。为什么用“刺客”二字,因为他背后的指使者才是真凶。可真凶后来如何?因武之蹊跷死亡而线索中断,未得真相!

  武士英是咋被捕的?太大意了。刺宋前,就有点张扬,被人怀疑。后来租界巡捕找上应桂馨家中,一名多嘴(警察们都以为凶手早跑了,根本无奢望)的警察随口问了一句:“谁是武士英?”不料真有一个“下流工人模样的矮子急急站起来承认”,说:“我是武士英,有什么事吗?”就这么简单,武士英轻松落网!奇不奇?这个武士英既不逃跑,见了警察还那么大模大样的,可见杀了二人后,自以为“没事”,根本没有把此案当回事!“技术含量”太低而被捕,而且请注意:抓捕之的,是租界警察!

  后来的事儿,“技术含量”就高了。武士英初审承认,次审却大翻供,俨然“爱国义士”;后在中外联合预审的前一天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暴毙身亡!

  于是宋教仁到底被谁主使而杀,也成千古之谜了。

  不过宋教仁还算运气好,因为武士英太无“技术含量”,租界警察又卖力,总算抓住了刺客。反观廖仲恺、邓铿、杨永泰等人遇刺,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廖仲恺等人遇刺时,国家尚未统一,或许主事者中就有凶手,破不了案算可以理解。杨永泰遇刺未破案,就很经典了。

  杨永泰何许人也?三十年代初向蒋介石献计“攘外必先安内”和“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所谓“剿共”方案,深得老蒋的赏识,被任命为南昌行营秘书长,成为蒋介石的头号谋士!后遭多方嫉妒,被老蒋委任为湖北省主席,然而他正是在此任上被刺!

  此时,蒋介石已“统一全国”,杨永泰又是他的宠臣,蒋自然勃然大怒、严令缉查凶手!但结果如何?不了了之!

  可见,当时即使杨永泰这样的高官,也得注意自身安全。否则被暗杀了,也只能自认倒霉!您想想啊,敢杀杨永泰者,一定是大有来历,哪个警察局长敢卖力破案?还要不要命了?人家连杨永泰都敢杀,灭你一个警察还不是象踩死一只蚂蚁?

  当然,大人物还是不一样,一般都找个替罪羊什么的。但是否能“讨回公道”,就未必了。所以也必须“保命有术”!

  结语:旧中国,社会治理体系差,“令不下州县”,匪黑黄赌多,老百姓人命如草似蝼蚁,生命安全毫无保障!这一点,现在的伊拉克等地如此,即使在美国,穷人的安全也得不到保障。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