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暴民革命军论坛

盘古暴民,杀尽不平。
现在的时间是 2018-11-20 3:54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中共政权是后清的铁证:红卫兵强迫华夏孤忠子民剃发易服
帖子发表于 : 2018-02-12 17:55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4-03-04 18:08
帖子: 281
---------
引用:
反抗鞑虏征服的楷模,就是今天江西吉安圭峰山深山中的流石村(又名“忠明村”、“道士村”)


中共政权是后清的铁证:红卫兵强迫华夏孤忠子民剃发易服
作者:曾节明


1644年中国遭逢甲申大难亡国,而通古斯满洲贼鞑子乘火打劫,窃据华夏锦绣河山,由是沦于腥膻。

与蒙古等先前马踏中原的北胡不同,满洲贼鞑子并不满足于简单的民族征服,而心存消灭汉族的更高野心,于是在次年就迫不及待地祭出“薙发易服”的空前暴政,以屠刀强迫汉人满洲化。
面对“留发不留头”的亡族暴政,广大汉人奋起反抗,甚至连许多之前投降满清的汉族官、兵,都奋勇反抗,他们保卫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比保卫明朝皇帝战斗得更勇敢,因为清朝替代明朝,已不是如汉替秦、唐代隋那样简单地改朝换代了,而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的征服;而且,这甚至还不是之前蒙古族对南宋那样的简单征服,而是要“剃头毁衣冠”——强迫汉族人做鞑子的灭族征服!也就是顾炎武说的“亡天下”。

“是可忍,孰不可忍?”难怪连张煌言、王夫之、顾炎武、黄宗羲等大批汉族书生都起来反抗。

反剃发易服最后之所以失败,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南明诸王争立的烂摊子,因而南明迟迟无法象南宋那样形成统一的指挥中枢。
由此可见南明的运气糟透了,崇祯不仅亡了明朝,也亡了南明。
但反剃发易服的失败,不是汉族“劣根性”的证明,而是相反,正是对剃发易服的强烈反抗,使得南明政权多存活了十几年。

为镇压汉族更强烈的二茬反抗,八旗兵不得不倾巢出动,他们在屠灭大量汉族起义的同时,自身也折损不少,而且折损的,都是入关的精锐:仅一个江阴城的起义,就击毙了满洲贵族的三王十八将。精锐的折损,也是导致八旗军至康熙时期战斗力大幅滑坡的重要原因。
厉行剃发易服暴政的巨大代价,也迫使多尔衮等人,不得不收起文字上消灭汉族的更大野心,如:在以满语为“大清国语(注意:满语始终位列清朝的第一官方语言)的基础上,四品以上汉官送世子进京,接受满语、满洲习俗同化的政策,之后不了了之。
这才铸就了日后汉族翻盘,并同化满洲族的基础。

若没有这种强烈反抗的效应,满清象土耳其帝国同化拜占庭人和希腊人一样,以满语同化汉人,是完全有可能的。

值得注意的是:汉族迫使满洲殖民者放弃满文同化政策的反抗,是揭竿而起的积极反抗,而不是理学家刘宗周那种消极反抗:
刘宗周护发卫衣冠绝食而死,对满清统治毫无威胁可言:刘宗周护发绝食期间,未受干预,死后反受到多尔衮的表彰,就是明证。
因为贼鞑子满洲野猪皮们,乐得广大反剃发的汉人,都象刘宗周那样去自我了结,这样他们连镇压的成本都省却了。

万幸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晚明汉人都受理学的扭曲,清醒的汉人们,进行了两种最为顽强的反抗:

一种是忍辱负重,担当汉奸的骂名,剃发易服投降鞑子,以保存种族,暗中存留汉俗旧统,传授族人,伺机待变...等了两百多年,终于等来了武昌枪响,遂乘机跟进、逼宫,袁世凯就是其典型,袁世凯认祖袁崇焕,决非偶然;

一种是“义不事清”,但拒绝自寻短见(因为活着就有机会,死,才是最彻底的失败),为护发保衣冠存种族,而潜身避地,存留较纯正的汉统,为日后华夏复兴保存火种。

此种最顽强反抗鞑虏征服的楷模,就是今天江西吉安圭峰山深山中的流石村(又名“忠明村”、“道士村”)。
顺治六年,李自成大顺军余部在湖南失败,其残部北上转移到川、鄂山区,与南明四川残军、张献忠余部合流,组成“夔东十三家”抗清武装,以李来亨(李过之子)、刘体纯、王光兴等人为领导,多次击败满清地方当局的进剿,因誓死不愿剃发易服,屡次拒绝顺治当局的招降;
至康熙二年(1663年),清廷发狠调集二十多万军队大举进攻,“夔东十三家”寡不敌众而失败,李来亨战死,大部牺牲,少数人马凭借山险突围而出,辗转流落到江西圭峰山山区,与不愿剃发易服的流石村村民融合。

在当时清廷“一人不剃发,全村杀尽”的暴政威胁下,“夔东十三家”余部与流石村村民合计,以土石荆棘堵塞入山通道,宁可与外世隔绝,也不屈从满清的暴政。
凭借群山的险阻,大明遗民得以保持汉族的服饰发型习俗,直到今天。

大明遗民很善于管理:三百多年来,流石村人还卓有成效地建立了自治和自给自足的体系。由民众推举长辈作为村官主持行政事务,并组织精明能干者安排耕种、读书、习俗活动,他们甚至收藏了明朝复社文人、东林党人、以及晚明西洋传教士引进的图书,村民许多都能识字,这与其他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据说,村民的祖上,多人曾是明朝的尚书、侍郎、内阁学士、国子监祭酒......

三百年来拥有真正自治的大明遗民村,居然比21世纪的共产党村有文化,由此可见,中国的问题,主要是共产党造成的,原因也就是共产党剥夺了农村的自治,共产党搞的是假村民自治。
更为了得的是,“忠明村”村人居然传承了晚明的火铳制造方法,直到今天。他们曾经用晚明的火铳,打退过满清的官兵;“文革”时期,也是用晚明式的火铳,真正华夏子民们一度打退过“破四旧”的红卫兵(由此也可见中共政权的满清本质)。

然而红卫兵却比清兵难对付:
通古斯满洲贼鞑子虽然极端残暴,毕竟不懂列宁的组织方法,依旧跳不出中国古代王朝“自古皇权不下乡”的局限性,因此,“忠明村”人依靠深山,成功地躲过满清长达270年的殖民统治;然而,拥有列宁组织方法和现代极权高效率的中共,就远远没有那么好对付了:
1971年,“上山下乡”的红卫兵发现了这处“封建残余”,随即蜂拥上山,要强迫村民剃发易服,结果属番被大明遗民用竹枪和火铳赶下了山去;但终因红卫兵人多势众组织更强,部分村民被迫剃发易服,祠堂和部分古书被毁。

幸而,大明遗民的祖辈高瞻远瞩、老谋深算,早就在圭峰山的更深处预备了进一步的避难之所,而且,早料到红卫兵要比清兵难抗,之前已有部分村民携带大部分古书、文物、器具、衣冠等物品转移到更深更隐秘的预备处,因此,华夏正朔汉统仍得以保存;也因此,“忠明村”遭一分为二:被迫剃发易服“洗心革面”加入“新社会”的,成为前村,拒绝向共产党屈服的,成为后村。直到“改开”之后,前后村才重新联系。

“忠明村”的此种传奇经历,读之令人慨叹:抗过了满清剃发易服的“忠明村”人,竟差点没没抗过中共的剃发易服。由此可悟:
中共政权实实在在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中共政权实实在在就是后清政权,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张。
试看:整个“文革”,红卫兵专门破坏汉族的文物古迹,从洛阳白马寺,到山东孔庙,到白云道观,到袁崇焕的祠堂...却从未破坏满洲人的文物古迹,如沈阳贼鞑子宫,满酋杀人魔们的陵墓......
红卫兵臂上的红袖套,与满清兵头上的红顶子,分明是相通的。

值得一提的是,“忠明村”这个华夏汉统正朔的火种,也照出了民国的价值水份:
“忠明村”第一次被发现,是在抗战的后期,当时民国人居然把这个保留了华夏汉统正朔的村,笑称为“道士村”。如此的数典忘祖,其结果就是落入魔鬼手中。

由此也可悟:拒不恢复汉服,反把满洲旗袍女装定为国服的国民党政权,和现今台湾政权,都是注定得不到上天护佑的政权。


曾节明 2018.2.11丁酉甲寅甲戌于残冬雨夜于纽约州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