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心全意为人民报仇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2019-10-15 5:12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高考啊高考:雅典的民主制度,100%的伪史!
帖子发表于 : 2018-02-06 14:17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4-03-04 18:08
帖子: 282
---------
高考啊高考:雅典的民主制度,100%的伪史!
作者:生民无疆

有专家说:“古希腊人的自由、平等、民主、法治、政教分离的思想是现代政治思想的核心,希腊人创造的民主共和制是近代世界普遍认同的政治体制的原型。”据说,这一“举世公认”的结论,早已写入中国的教科书。更加了不得的是,这玩意还进入了高考试卷。如果不承认伪史,便有可能失去上大学的机会!事实上,古希腊史、古罗马史,全是虚构出来的!

  拜读《2019年高考试卷,出题者借希腊伪史鼓吹希腊民主制度以及讽喻“不民主”?!》后,特发此文。

  一、先调整心态

  某种心态铸就当今某些人的历史观、世界观。目前,某些人竭力追捧西方伪史,同时,肆意打压揭露西方伪史的言行,便是心态出了问题。

  1、三种心态

  骂街与鄙视中,主要表现出这样三种心态:

  1,友邦惊诧论。他们说:宣传中国人的祖宗很阔气,会引起洋大人的恐慌。

  2,穷人没有阔祖宗。他们说:如果中国人祖宗很阔,当今中国怎么会这么穷?

  3,富人才有阔祖宗。如果洋人祖宗很穷,当今洋人怎么会那么有钱?

  2、新三观”

  三种心态,铸就了广为流行的“新三观”:

  1、奴才观。自甘为洋人的精神奴隶,不肯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举例:洋大人不承认中国有个夏朝,所以,中国没夏朝。中国历史上有没有夏朝,必须洋大人承认?事实上,说没有夏朝最起劲的,不是洋大人,而是某些“专家”。

  2、饭桶观。自己没钱,不积极进取,整天骂祖宗没给自己留下金山银山。这个就不需要举例了。

  3、贵族观。有钱人之所以有钱,是因为他们有贵族血统。举例:某些人一边在宣传“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一边跪舔西洋王室,王室生个娃,就赶紧屁颠屁颠地高呼:民主自由又添丁加口了。

  3、 二种普遍表现

  1、对于西方伪史,无论大家提供多少实锤的证据,他们都是:不信。(如果洋人祖宗很穷,当今洋人怎么会那么有钱?)

  2、对于辉煌的中国历史,无论大家提供多少实锤的证据,他们也是:不信。(如果中国人祖宗很阔,当今中国怎么会这么穷?)

  4、一个神逻辑

  如若展开辩论,理屈词穷之际,他们就会说:

  你们扒西方伪史、宣传辉煌中华史,是非常危险的行为,是反对美国、反对西方、反对普世价值、反对人类、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改革开放。

  真是神逻辑:美国、西方、普世价值,是何时与马克思主义、改革开放站在同一个战壕里的?

  5、我的莫名诧异

  我真的莫名惊诧了:恰恰是这些人,整天在鼓吹人权、平等。

  在洋人面前都不敢做人,你找谁要人权?

  把自己的祖宗不当人看,凭什么找别人要做人的权利?

  有专家说:“古希腊人的自由、平等、民主、法治、政教分离的思想是现代政治思想的核心,希腊人创造的民主共和制是近代世界普遍认同的政治体制的原型。”

  据说,这一“举世公认”的结论,早已写入中国的教科书。

  更加了不得的是,这玩意还进入了高考试卷。如果不承认伪史,便有可能失去上大学的机会!

  事实上,古希腊史、古罗马史,全是虚构出来的!

  下面简要谈谈子虚乌有的“雅典民主”、“民主雅典”问题。

  二、雅典公民大会?纯属神仙开会!

  很遗憾,只要我们依据常识来分析问题,就能发现,雅典的所谓“民主决策”,是100%的假货。

  据说,在古希腊,那一个个城邦的大小事务,比如头头脑脑的产生,比如乡规民约的制定,比如对违法乱纪者的处理,统统的,都是公民们通过投票表决做出最终决定的。

  您还别不信,在伟大的雅典城,经常召开人山人海的会议。比如古希腊头号政治家伯利克里成为雅典的首领,判处古希腊头号圣贤苏格拉底的死刑,代表海洋文明的出兵东南西北远征,等等,都是通过一人一票的民主程序实现的。

  据说,在雅典,每年举行40多次的公民大会。不管刮风下雨、山崩地裂,每十天左右召开一次公民大会的例会。此外,时不时根据需要,临时召开公民大会。

  大致上,平均每个星期,开一次公民大会。

  在公民大会的引领下,雅典实现了高度民主自由法制。

  据说,为了确保公平、公正、公开,雅典的公民大会由4个部落轮流主持。4个部落改组为10个部落之后,每个部落推选产生一名带兵的将军,于是雅典有了10名司令官。

  据说,雅典的官员,包括500人议事会成员、公民大会主席、陪审法庭成员、具体的执法者,全是在各部落平均分配指标,部落内部抽签产生的“人大代表”,轮流坐庄。至于具体工作,诸如财政局长、教育局长、天文局长之类,也统统是抽签决定,谁抽上谁干。

  据说,雅典的“国家元首”,也是抽选出来的,每个人只能干一天。

  真真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大民主,雅典牛不牛?

  当官的,要么是抽签产生的“值日生”,要么是投票产生的“民选生”,他们想搞腐败也没有机会嘛!

  尤其是国家元首,腐败机会多多,权力也大,但他只能干一天时间,能干成啥坏事啊!至于一天时间里能不能干成什么好事,大家就不用操心了。

  还有通过抽签当上科技局长、财政局长、教育局长的雅典人,大家也不用担心他们的业务水平。要坚信,雅典人无所不能,民主万岁。

  对于雅典人的民主理论与实践,有一件事,我也捏一把汗。

  遍布雅典的各个角落的公民们,是如何参加公民大会的?话句话说:雅典的公民大会,能够正常召开吗?

  雅典城邦的面积虽不大,与当今中国一个县差不多,但是也有2550平方公里,而且,几乎全部是山地。

  我利用谷歌地图,初步测量了一下,雅典的边远地区,与雅典城的直线距离,少则二、三十公里,多则四、五十公里,三、四十公里是常态。

考虑到雅典城邦全是山路,基本可以肯定:

  直线距离二、三十公里的,实际路程至少有40公里;

  直线距离三、四十公里的,实际路程至少有50公里;

  直线距离四、五十公里的,实际路程至少有70公里。

  我们知道,雅典人的一切行动,包括上阵作战的军队,全靠两条腿。正是因为雅典人的两条腿,才有了伟大的马拉松运动。

  假设每次公民大会只开一天,我们来看看,距离雅典城远一点的雅典公民,参加一次公民大会,需要多长时间。

  步行70公里山路,普通人一般要花2天时间。如果遇上刮风下雨,只怕要花三、四天时间了。

  往返一次,就得4天时间。如果遇上刮风下雨,只怕要花六、七天时间了。

  加上开一天的公民大会,一般情况下,得花5天时间。如果遇上刮风下雨,只怕要花七、八天时间了。

  我们就低估算:平均参加一次会议花7天时间。

  据说,雅典每年举行40多次的公民大会。我们就低估算:雅典每年只举行40次的公民大会。

  那么,距离雅典城远一点的雅典公民,每年为了公民大会,需要花费的时间是:

  7×40﹦280天

  这就是说,多数雅典公民把77%的时间,用于公民大会了;而且66%的时间,是跋涉在风吹雨打日晒的山路上!

  如果加上一些临时召开的会议,那么:许多的雅典公民的一年365天,全部用于参加公民大会了!而且90%的时间,是在赶路!

  同样的估算可知:大多数雅典公民,把大半的时间,用于公民大会了。

  嗯,民主,就是赶路,就是奔波在弯弯山道上。我不知道,众多连夜赶路的公民们,是否遇上了豺狼虎豹。

  还有许多居住在海岛上的雅典公民,还有许多居住在“殖民地”的雅典公民,不知他们是否参加公民大会?也许,他们或者使用飞鸽传书投票?或者派全权代表长驻雅典公民大会?嗯,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也许,只有雅典式智慧才能解决这一问题。

  我又想到了几个问题:

  1、雅典的每次公民大会,是否事先拟定了几个主题?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2、每次公民大会的主题,是否事先派专人通知广大的公民,以便他们有准备的参会?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3、每次公民大会前,雅典政府是否派出N多的通讯员,通知个角落的公民?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我不知道的是,众多连夜赶路的通讯员们,是否遇上了豺狼虎豹。

  4、N多的通讯员,是否会半道遇上前来参会的雅典公民?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如此看来,整个雅典的公民,全部都“在路上”----行进在雅典民主、民主雅典的弯弯山道上。

  雅典的民主啊,真辛苦!

  三、为了民主,不惜亡国灭种?

  雅典公民对于民主的态度,如果你仅仅看到了不怕苦、不怕累、不怕野兽这一点,那是远远不够的。要知道,雅典公民们为了确保民主,确保每个公民的投票权,不惜抛弃家庭、亡国灭种!

  我们知道,雅典民主的法律规定,雅典的大小事务实施全民公决。

  众所周知,有所得必有所失。这失去的东西,便是所谓机会成本。

  那么,雅典实施民主,可能付出的成本是什么呢?

  第一,为了民主,不惜饿死。

  据专家们研究,自始至终,雅典公民95%以上是以土地(连同上面的房产或地下矿产)为主要财产,基本上都是躬耕田亩的农业生产者,以农业为主要谋生手段。

  广大的雅典公民,为了参加公民大会,绝大部分人把绝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弯弯山道上和投票上。那么,很有可能,雅典公民的土地,绝大部分已经荒芜。住的距离雅典城远一点的公民,一年下来,可能会颗粒无收。

  宁可饿死,也要投下神圣的一票,雅典人的精神该有多么伟大啊!

  第二,为了民主,不惜被奴隶灭门。

  据说,雅典处于奴隶制经济时代。我们估算过,平均一户雅典人,拥有三名奴隶。当然,这是平均值,有钱人家可能拥有许多奴隶,穷人家则一个奴隶也没有。又据说,奴隶们一旦有机会,便会逃亡,甚至采取暴力手段逃亡。

  那么,雅典公民们为了参加定期召开的公民大会,往返一次至少三四天,过不了多久,奴隶们就掌握规律了。家里乃至于整个村子的成年男子,全部去参加公民大会了,奴隶们就不会蠢蠢欲动?对村里的妇女、儿童,奴隶们会不会搞一点过激行为之后,再不慌不忙地逃亡?

  第三,为了民主,不惜亡国灭种。

  雅典定期召开的公民大会,如此大规模的、有规律的行动,斯巴达一定是知道的。

  雅典召开的公民大会之日,整个雅典城邦范围内,除了雅典城,其他地方没有一个健康的成年男人。

  民科我也能想得到,雅典开会之日,就是斯巴达出兵的最佳时机。出兵一次,至少可以把雅典的妇女儿童消灭一大半,把雅典的房屋、农作物毁灭一大半。

  如此这般,搞上几个月,斯巴达便可以轻松搞定雅典。

  我只想到了以上三点风险。

  我相信,拥有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智慧的雅典人,一定比我想得更多、更深。

  但是,雅典人为何坚持召开公民大会呢?

  答案只有四个字:民主万岁!

  是啊,搞民主,必须拥有打了鸡血的献身精神才行啊!

  四、雅典人本就是神仙?

  有专家说:雅典人不仅定期召开公民大会,而且经常为公民们提供免费的戏剧观赏。

  对此,我唯一认识是:古希腊人,尤其是雅典人,他们是神仙!就是神仙!绝对是神仙!

  几万人的公民大会,是怎么召开的呢?会上,政治家搞演说吗?如果演说,雅典有扩音器吗?

  雅典是民主政治的源头,雅典民主政治的代表是伯利克里,伯利克里的民主政治的代表作,是被某些人写入了中国教科书的一次演说。

  话说伯利克里主政的“黄金民主时期”,因遭战争与瘟疫的双重打击,雅典的广大公民精神不振。于是,伯里克利召开了公民大会,发表了这个光耀宇宙的演说。据说,这一会议,名为追悼大会,追悼那些刚刚战死的雅典将士。
据专家研究,雅典公民有两三万人。考虑到有战死的、病死的,有临时有事的,估计到会的公民应该在1.5万人左右,当然还会有几千妇幼。我想,会议现场,不会少于2万人。

  2万人,那可是黑压压的一大片啊!他们相互间是否会叽叽喳喳?失去亲人的人,是否会抽泣一下?

  伯利克里是在什么地方、站在什么位置,完成这一演说的?

  伯利克里的演说,能让2万人听清楚,那么,他的嗓门是多高分贝?站在他身边的人,耳膜是否被震破?

  我想,在当今世界,能够让2万人听清他讲话唱歌的人,想必是还没出生;五百年后,能否诞生一位这样的奇才,那就得问宙斯、耶稣了。

  当然,伯利克里的伟大,不止于此。

  据说,伯利克里不仅自己热爱文艺,而且大力支持文艺,在雅典建设了好多好多个剧场,还给全体雅典公民发放免费戏票。因此,雅典诞生了乌央乌央的诗人、音乐家、剧作家,等等。

  据说,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阿里斯托芬等声振寰宇的大作家,被写入了国内教科书。更加了不得的证据,就是,在雅典,有伯利克里留下的剧场遗存。

  比如,狄奥尼索斯剧场。据说,伯利克里的黄金民主时代,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阿里斯托芬等人的剧作,就没日没夜地在这里上演,雅典公民终日如痴如醉地在这里观看。

雅典的演员们,是以何等神功,让一两万观众,听清楚每一句台词的?

  前几排的观众,一场戏下来,耳膜可还安好?

  雅典起风么?空气流动么?雅典的露天与室内有区别么?

  我不得不承认,全世界人民,越活越回去了。

  当今的演员、观众,凭借着现代音响设备,才一两千观众,而且是躲在室内看戏。

  比如中国的国家大剧院,2007年底正式运营,由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主持设计。其中的歌剧院观众席2207个(含站席),音乐厅才1859个席位(含站席)。

中国的东西当然不足为据。但是,代表西洋文明的,法国国家歌剧院观众席内有4层包厢,仅容2100人;维也纳的金色大厅, 1654个座位和300个站位,合计不足2000人。

我不知道,古希腊文明的忠实信徒们,在给三五百听众讲课的时候,是否使用扩音设备?

  不过,没准,2500年前的古希腊人,就已经发明、使用扩音设备了呢!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