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心全意为人民报仇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2019-10-15 4:54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揭开华盛顿的老底,黑奴血泪史
帖子发表于 : 2017-10-31 11:06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4-03-04 18:08
帖子: 282
---------
揭开华盛顿的老底,黑奴血泪史


1790年,华盛顿顶着开国总统的光环,携着9名黑奴入住费城总统府。遗憾的是,即便作为一国之尊,华盛顿也不能阻止某些多嘴多舌的家伙向女黑奴昂妮进谗言,使得这位女黑奴的心蠢蠢欲动了:在宾夕法尼亚,黑人住满六个月,就可获得自由呢。但是, 昂尼看不见这条法律,因为据迈克尔·考德(费城一位律师)考证,当时华盛顿派人监视他的奴隶,读书是绝对不允许的。黑奴对自由的向往华盛顿总统了然于心,他迅即给秘书拜厄斯·里尔(Tobias Lear)口授对策“可将在府邸近六个月的奴隶运返弗伦山庄,再运新奴过来”。

  稍后,宾夕法尼亚州立法会收到一份提案:联邦政府官员不受《渐行废奴法》限制——在废奴协会的强力反对下,提案未获通过。但事实上,《渐行废奴法》已不再适用一些高官。

  几年过去了,昂尼没有获得自由,而且针对里尔秘书对政府官员践踏《渐行废奴法》“负面影响”的担心,华盛顿于1794年11月给他修书一封,明确说“.…..我不想考虑,更不要谈论这个”。

  转眼到1796年3月,华盛顿夫人玛莎跟前夫所生的女儿要出嫁了,总统夫人打算用女黑奴昂尼表达母爱,把她送给女儿做礼物——这下昂尼不干了,找个机会她星夜逃出总统府,逃到新罕布什尔州普斯茅斯市,不久嫁给了水手杰克·斯坦因斯。两年后,华盛顿的亲戚蓬威尔·贝塞特去新罕布什尔州出差,此行有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擒获昂尼,如她生有子女,将一并抓回费城为奴。当地官员将这个消息私下通知了昂尼,她又一次连夜出逃了……由于华盛顿的追捕一直没有停止,昂尼一直生活在恐惧中,直至1799年乔治·华盛顿去世。当1847年1月1日记者找到昂尼时,她已经八十多岁了,生活潦倒沦为乞丐,但她向记者表示:“我从不后悔逃离总统府,我拥有了自由,我相信当我还是一个孩子时,上帝就赋予了我这些。”

  (资料链接:1793年,美国众议院以47比8的惊人票数通过《逃奴法》,该法旨在惩罚协助奴隶逃跑的人士,并将逃奴定义为罪犯)

2008年,美国费城总统府遗址将建起乔治·华盛顿总统的9位黑奴的纪念馆,这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座由政府出资纪念具体的黑人奴隶的纪念馆。此前,美国教科书中没有这段历史,有关部门也曾试图抹杀这段历史,我们关注骗局,但我们更关注的是:骗局是如何失效的。记者在第一时间,越洋电话采访了直接促成这座黑奴纪念馆的两位当事人

  “7月3日,美国独立纪念日前夕,我将带着9个黑人儿童,穿过第6大街和市场大街交界处的考古现场,走到自由之钟跟前。孩子们将在那里朗读祭词:‘……达观、勇敢、坚毅,和万千黑奴一样,你们带着远见与热望,如果没有你们的卓绝抗争,自由将迟迟不向我们走来。请让我记住你们的名字:昂妮·贾基、赫库尔斯……’”6月29日,美国费城黑人律师迈克尔·考德(Michael Coard)对记者说。如无意外,本报道刊发时,上述活动已经发生。

  在费城的乔治·华盛顿总统府的遗址上,迈克尔·考德还将告诉孩子们,你们脚踩的地方,就是乔治·华盛顿蓄奴小屋的准确地点;而你们背后数英尺,自由之钟上铭刻着:“向世人宣告自由……”一直以来,为国父讳,教科书把9个黑奴从历史中抹去,“今天,我们要为9人做葬礼,解放他们深埋地下的灵魂。今天,我们纪念它为黑人独立日。

  国家的阴谋

  迈克尔·考德今年43岁,一脸络腮须,是费城常现报端的律师。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他语气激动,一度失声。他说:“我等你的电话已经等了好久了!”次日,在反复多次邮件采访中,他15分钟内就有回复。某次,这个律师正值开庭,他即用手机回复:“……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我绝对知无不答……”事情要追溯到5年前——

  2002年,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突然宣布迁移自由之钟,新旧地点同在美国独立公园里,相距不足200米。起初迈克尔不以为意。一次偶然的机会,迈克尔查法律档案时,才得知新地点是华盛顿总统府遗址所在。“我不算历史专家,但我自认历史知识丰富。我生在费城,长在费城,竟然从来不知道华盛顿在这儿有过总统府。”迈克尔开始了自己的调查,从“律师才能获得的档案”里他发现,华盛顿在总统府蓄奴。“我是美国知识分子,读过费城最好的小学、中学、大学,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些!”

  “移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不是结识了历史学家爱德华·劳勒(Edward Lawler,Jr.),迈克尔还是这么想。爱德华是独立大厅协会(负责向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提供史料支持,并督促其建设项目尊重历史事实的历史学家协会)的历史学家,他告诉迈克尔一个诡异的细节:1951年,美国建造独立公园,总统府周围房屋尽数拆除。自由之钟、独立大厅、国会大厅相继耸立。而1954年,总统府这块地皮上却矗立起了一个巨大的公共厕所,直到2003年5月27日公厕被拆除为止,独立公园的游客在总统府遗址上与厕足有49年。

搬迁自由之钟,新旧地点却这么近……爱德华隐约感到这件事不那么简单。爱德华力穷史料,画出了总统府的地图:总统府正门朝北,面向市场大街。正门往南,依次是主屋→厨房→盥洗房→奴隶屋。研究发现,搬迁过来的自由之钟将可能罩住奴隶屋遗址。

  “《纽约时报》和《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都对总统府范围做了错误的报道,国家公园管理局也宣称总统府往南到盥洗房为止。这将从本质上擦除奴隶屋的历史记忆。”爱德华告诉记者。

  2003年10月9日,自由之钟搬迁工程竣工。费城市民在自由之钟门口排起长队。他们不知道,脚下就是华盛顿蓄奴屋遗址。蓄奴屋的西北角,距离自由之钟正门不足5英尺。

  (爱德华·劳勒和迈克尔·考德是促使美国政府挖掘并公布华盛顿蓄奴秘闻的两个最重要人物。)

爱德华拥有3个重要武器:翔实的史料、用媒体说话、说得你忘不了。从2002年到现在,爱德华在独立大厅协会的网站发表了他厚达数百页的研究成果,材料细致到了华盛顿的家犬弗里斯克(Frisk),他的行文如此生动:“电影《第六感》里,孩子能看到死人坐在教室里。老师问,‘谁知道1790年至1800年的美国首都?’全班没人能答。100个美国人里有1个看过这部电影的,估计就知道那是费城。若再问费城‘白宫’在哪里,什么样儿?估计100万美国人里,就1个人知道。”

  美联社、《纽约时报》等知名媒体对他竞相追逐。他趁热打铁,将著作一一发表在费城影响极大的周刊《宾夕法尼亚杂志-历史和传记》上。2003年5月间,他多次给独立国家历史公园管理处的主管玛莉·博玛(Mary Bomar)写信说:市场大街和第6大街的总统蓄奴屋必须被公之于众。

  迫于强大的舆论压力,玛莉·博玛不得不组织历史专家,花费大量时间研读爱德华·劳勒数年来在《宾夕法尼亚杂志》和各大网站发表的作品。2003年5月23日,她以邮件方式回复给爱德华·劳勒:“基于我们的研究和分析……我们看不到证据充足的论述,证明地下有一个叫‘奴隶屋’的特殊地点。”

  爱德华·劳勒的“文雅”之举如泥牛入海,而迈克尔·考德的方式却相当奏效。 

  铁证如山

  黑人迈克尔·考德历经5年的请愿,白人爱德华·劳勒历经5年的文字请愿,终于迎来了结果。

  2007年3月21日,国家公园管理局派遣考古人员开始挖掘这个隐藏了一百多年的总统府遗址。政府那边,到底是如何从抵制转变为合作的,还是个谜。南方周末记者通过电子邮件向玛莉·博玛女士提出采访,截至发稿时仍未获答复。

  2007年6月11日,爱德华接到电话:新发现!总统府遗址发掘出了奴隶通道。这被认为是华盛顿在总统府蓄奴的铁证。美联社等知名媒体跟进报道,将“奴隶通道”晓喻世界。欺骗和掩盖最终在新闻、言论、学术自由前无处遁形。

  爱德华整晚难眠,一大早就赶往市场大街。市民已将考古现场围得水泄不通,而他的朋友考古学家谢里尔·拉罗什(Cheryl LaRoche)正向市民发表演讲:“我们努力奋斗,就是要告诉你们,教科书之外,还站着一个历史。”

  华盛顿的9位黑奴不能出入正门,以免被来访的名流撞个正着,所以走奴隶通道。

  奴隶通道通向奴隶屋。那是一个灰色的小屋,不足15平方米,里面住着3个黑奴奥斯汀(Austin)、贾尔斯(Giles)、帕里斯(Paris)。隔壁的马房,接近90平方米,住着数匹肥马。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