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暴民革命军论坛

盘古暴民,杀尽不平。
现在的时间是 2018-04-27 8:45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无政府共产党上海部宣言(1924年)
帖子发表于 : 2017-10-29 21:58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4-03-04 18:08
帖子: 311
---------
无政府共产党上海部宣言
(《自由人》三期,1924年5月)


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的无政府共产主义,在中国已有将近二十年的历史了。这二十年中,虽不敢说有多大效果,但同志数目天天增加,宣传刊物到处都有,和平的、暴烈的革命行动,也时有所闻。世界的潮流,早已将资本主义判决死刑;俄国革命的失败,很足以证明共产主义的破产;科学的进步,更时时给无政府主义确定的根据。光明的日子快到了!同志们!努力前进吧!

我们的努力决不是盲目的,是抱着下列两个目的的:

(一)打倒政府。世界的趋势,总是向着增加个人的自由,以至完全自治,减少政府的职权,以至于无。近些说,试问中国四万万人民中,有几分之几与政府法律发生过关系的?乡下的农民一辈子不知官是什样子,除严迫他们纳税以外,政府能给他们什好处?现在看起来,无论是专制政府、民主政府以及理想中的一党专政政府,都不足以满足一般平民的需求。有政府必有法律,有了法律,便无自由。有政府便有治者被治者之分,由此阶级便无平等可言。政府实在是自由平等的大敌,渴求自由平等的人们呵!快反对政府,打倒政府吧!:

在未来的社会,处理人们一切事务的,决不是政府,一定是许多自由组织并且自由联合的团体。譬如教育者自由组织教育协会,来处理关于学校和图书馆等事务,决不要那失意的政客插足其间,以做升官发财的阶梯。铁路工人自己管理关于铁路一切事物,决不要那因未阅某站长密电,以致发生临城劫案的北京官僚来过问。工会由工人自己组合,不再被政客利用了。农会由种田的自己来问,那穿长衫的绅士,想进去当会长,怕要被他们打出去了。总之,无论那一种事,都有内行的自己去管的,绝对不受政府及任何权力的干涉。这绝不是空想,便在现在的社会制度底下,这种依“自由同意”成立的“私人创业”已很不少了。如红十字会、英国的救生艇会等,尤其是思想团体、工人组织,都已表示人们除去政府以外,还有一个处理事务的良法。政府到现在,已到了末日了。最要紧的,是以革命的手段,将政府推倒,让富有创造能力的民众,自己处理自己的事呵!

至于法律,那时也无用了。对于罪犯那时一定很少我们将在医学上设法,不请教那制造罪犯的法律了。

(二)废除私产。世界上那一件东西不是成千成万人合力造成的?我们吃的一碗饭,是农人种的,而农人用的器具,非靠铁匠不行。由田里运到我们家中,不知要经过多少工人的转运。衣服、住宅以及其他用具也都如此,谁敢说“这件衣服是我的,这所住宅是我的,不是你的”?试问:以你一个人的力量,你能做出些什?也许有人说,这是金钱买来的。但试问金钱又从那里来的?钱都是工人们开矿冶金铸造出来的,不过你至少也是你的祖先用强暴或欺诈的手段掠夺去的罢了。万物既为万人所造,即当为万人所同有。将来管理田地工厂等的,一定是农工自身,决不是不劳而食无功受禄的地主资本家。那时将以科学的方法,本“各尽所能”以生产,“各取所需”以消费。现在的生产工具,机器、土地、铁路、工厂等,都充了公,每人每天三四小时的工作,已很够供给万人的安乐了!

但我们应实行彻底的共产。象现在的共产党(其实是集产党),一面主张将工厂土地充公,一面却仍保留着资本主义的分配法,用劳动券来代金钱。这种共产私产的调和方法,万不会有好结果的。

总而言之,我们反对现在的政府资本家,我们也一样的反对未来的所谓劳农政府及集产制度。我们所要求的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自由组织自由联合的无政府共产主义。

我们的目的如此。我们的手段呢,共产党常讥我们无方法以实现这好的理想。在我们看来,那想依赖旧有势力,以实现社会革命的,才真是梦想呢。社会革命非得民众同情不可,不得民众扶助,其势不得不一党专政。试问与时代相违的专制政体,还会有价值的吗?以社会主义的眼光看去。俄国早失败了,请别再蹈眼前的复辙!

我们万分相信,自由是可以夺取而不可赐与的。社会革命既然求第四阶级的自由,我们最重要的是该以和平及暴烈的宣传,使他们自己觉悟,自己起来反对政府及资本家,建设无政府无私产的社会

现在的中国无政府党,在宣传无政府主义以外,为使主义早些实现起见,还该参加下列两种运动:'
(1)工团主义。未来的社会,非但官僚资本家及其附属物完全绝迹了,即士农工商之分也没有了。大家都是为社会工作的工人,劳心而且同时劳力的工人。这些人为生产各种必需的和奢侈的物品,或满足普通的和特殊的欲求起见,将组织各种团体。这些团体,将与别的团体自由联合,以代替现在一切政治及经济的机关的职务。但这种自由组织的团体,要完全美满的实现,自然非将现在制度推翻不可。但这些团体,决不能立刻成立,不在现在立些基础,革命以后,旧制度已推到,新方法还不能代替,那是一定很纷乱。最好能在这个时候,全世界或全国工人团结起来,一方面可以用总同盟罢工及其他种种方法与资本家政府宣战,一方面可以为将来社会的基础。因此许多无政府党,同时信仰工团主义。

(2)合作运动。中国同志对于合作运动,从来未十分注意过。许多人总以为这是太和平了,太带建设性了。我们以为对于这种黑暗的制度,大破坏自是必要的,但没有建设的具体方面来替代现在一切机关的职务,这种破坏将为盲目的,用以泄愤则可,决不能完成社会革命的。未来的社会,在政治方面,可以用民众自己组织的团体,替代现在政府;在经济方面,生产及消费的方法,与现在合作的方法,大抵相差不远。中国农民比工人来得多,农民间的运动,实在很重要。合作运动,在农民间是最适宜的,我们相信中国倘能有很发达的合作团体,只要经短时间的破坏,新社会便不难成立。

同志们!我们一面尽力宣传,一面参加工团主义及合作运动,民众的同情与帮助,比武力重要到万倍呵!

有了正大光明的目的,方法是不必限定的。除了这两种以外,自然还有许多,一切革命应有的手段,我们也不必详说了。我们所敢相信的,只要我们努力向着认定了的目的干去,主义的实现 ,一定是快到了。

我们同志,除了认定以上的方法,切实去实行以外,我们觉得应继续不断的以左三事,互相勉励。

(一)砥砺人格。 “论目的不问手段”在现在制度下,有时好象不得不如此。但总当尽可能的力量去避免。社会革命是要得民众的同情的,而同志们的高尚的人格,最足以与民众以莫大的暗示。在革命时如此,在宣传时也如此。同志们!请注意这个!倘若不然,非但予反对党以口实,并且失却民众以同情,却是永无成功希望的。

(二)切实研究。 我们同志,现在多数是知识阶级中人,多有研究主义的时间与余力。无政府主义已是一种科学的研究了,我们对于主义,自然不必人人去做精深研究的工夫,以求有所阐发,有所修正,但了解是必要的。

(三)随时宣传。 无论什革命,总以宣传为第一步。宣传的用力越大,宣传的时期越久,将来革命的成功越容易,革命的牺牲也越少。宣传的方法,或以文字演说等和平的方法,或以暗杀暴动等激烈的方法,都是同等重要的。

我们又要告诉中国知识阶级几句话:中国现在是新旧思想相冲突的时候,你们的心中一定常常这样想:资本主义已到破产地步了,社会革命的必要,已不成问题的了。我还是为维持自己的物质上的安乐起见,帮助强者压迫弱者呢?还是提起精神扶助被损害者反抗强权,以张正义呢?我们极诚恳的告诉你们:历史告诉我们,真理终会胜利的。你们去帮现在的强者的忙,我们自然无权干涉;但你们将永远与正义相违背,总有些时,要大受良心上的责罚的。倘若你是一个“人”,倘若你还有良心,你终有一天会说:“他们工人们农人们,自己吃了许多苦,供给我们的一切衣、食、住、学校书籍等,我们难为他们太多了,现在还该帮助强者压迫他们吗?中国现在太黑暗了,我们知识阶级倘不出来替平民干些事,像以前俄国的知识阶级平民将永无自由的日子了!” 那时,你也许要找解决你的一切问题的方法,那时你也许觉得只有无政府主义足以满你的意,你将与我们一起干,努力为社会革命牺牲了。那时你的精神上一定会得着未曾有的安慰与快乐,你会大叫起来:“这种奋斗的生活,才是真有趣味真有价值的咧!”

我们至少希望你们两件事:

(一)了解主义。现在一提及无政府主义,大家总立刻联想到一群目无法纪的暴徒。其实无政府主义是一种学说,少数的暗杀及暴动,不过是无政府党所用的许多手段之一。即以杀人流血论,资本家和政府以巧妙的方法,每天所杀的人,何止千百(战争、死刑、牢狱、不卫生的工厂、劳动过度、贫病等),无政府党所杀的,还不及此万分之一,而竟被称为暴徒,这是什论理!况且对于牺牲自己以求全人类幸福的无政府党,即对于他们主张上大不满意,对于这种行为,也该予以深厚的同情。还有一般人,一听到无政府,便说是空想。社会上大多数都只承认当时当地的真,对于理想,多数总是不敢承认的,但你们至少该要看看现代世界的趋势与科学的结论。中国的知识阶级呵!别再盲目的反对了,请先去研究一番,再来提出几条特别难题,公开讨论,我们是万分欢迎的。

(二)赞助革命。你们也许会说:“对于你们的主张,我是绝对赞成的,但是革命、流血,我终是觉得可怕的。”可怜的弱者呵!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比你们更可怜的了。可是世界并不因为你们怕血,血会不流;反因怕流少数的血的人太多了,血会流得更多些。因为资本主义不推倒,战争、刑罚、贫病等便天天增加,而赞助革命的人越少,革命的流血一定越多。譬如说,倘中国四万万人从今天起,人人都成了社会革命者,自然可以一滴血也不流,革命立即成功。这可惜是太空想的了。但赞助革命的人越多,将来流的血必越少,这的确是事实。一指生病,将害及全身时,你就知道将那一手指割去。劝你们对于人事也这样看待,象以前俄国知识阶级一样,报异常慈悲的爱与同情,实行革命。中国的知识阶级们呵!你们也忍些痛来赞助革命吧!现在的农工太无知识了,不得知识阶级的赞助,革命恐一时无望的。

无政府共产党同人更以最诚挚的友谊的态度,对于中国共产党敬致忠告如下:

中国以前无所谓共产主义,有之,自俄国革命以后始。世界也太黑暗了,一听俄国革命消息,非但你们,即是我们无政府党当时也予以极浓厚的同情,并尽力予以帮助。只要是真的社会革命,我们决不固执成见的。但这是一件多末伤心的事呵!大有希望的俄国,只在口头上说些好听的名词,实际上还是一样地压迫工人、压迫革命党,现在竟已实行什新经济政策,并与各资本主义的国家妥协了。亲爱的共产党呵!你们倘真以社会革命为目的,那末,你们对于俄国政府的失望,一定与我们一样的。因为事实的确如此呵!

中国历史的习惯,世界现在的潮流,都和中央集权大相反对,这一层,你们也许见得到。我们知道,你们不过因为俄国的革命,想以俄国的方法用之于中国。这种苦心,我们是很谅解的。不过现在的俄国,已经与我们一个大大的教训,便是无论哪种集产的政府,无论政府中人如何可靠,结果终是要到横暴一途的。亲爱的中国共产党呵!你们因为俄国的教训,也许会知道主张自治的无政府主义是不错的了,你们也许因此知道号称有手段的共产党的手段,是靠不住了。韩国以前的共产党很多,现在知道了俄国现实以后,很多都改入无政府党的。中国的共产党呵! 你们竟困为服从首领,便反对真理? No God No Master ! 无上帝!无主人! 你们快去反对那受俄国津贴的野心家吧! 这是真忠心于社会革命者所该做的呵!

民主主义是与资本主义并存的、互相关联的。三民主义中的民主,至多不过是一种社会政策,用以缓和社会革命的。你们全体奉首领命令加入国民党,此之谓“妥协”你们以前所时常反对的妥协。
最后我们还要附带说两件事:

(一)日本同志大杉荣及伊藤野枝被杀事发生后,中国同志除以文字或口头表示哀悼以外,简直没有一件有价值的表示。大杉荣前年到上海时,曾劝我们努力革命,严密组织,国内及国际间都该有相当联络。同志们 ! 我们该继续他向前进呀!对于他的死,倘只以哀悼的事,大杉荣真死不瞑目了!-

(二)苏俄政府虐待革命党事。许多俄国的革命党(无政府党)、社会革命党左派、社会民主党等,反抗政府的工人、农民、水手等(他们决不是反革命党或白党,请注意!)被杀的实在不少,现在还有许多被禁在莫斯科及各省狱中的,被流放至北部的。他们除受虐打及一切“沙”时代的刑法以外,每人每天只得一磅的有稻草的黑面包( !)。德国救护俄国被囚革命党联合委员会曾有通报发出(已译成中文),请求各地同情者予以经济上精神上的帮助,款可以寄交德国。由Berkman 转交。

无政府共产党上海部敬祝全世界同志继续为社会革命努力!
敬祝一切表同情于社会革命者的健康!
敬祝无政府共产主义万岁!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