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暴民革命军论坛

盘古暴民,杀尽不平。
现在的时间是 2018-11-20 4:09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黎笋谈中国援越及对越侵略战争
帖子发表于 : 2017-10-20 20:56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4-03-04 18:08
帖子: 281
---------
黎笋谈中国援越及对越侵略战争
黎笋


引用:
编者按: 这篇讲话值得一读。中共与越共,号称「同志加兄弟」;可是没过几年就兵戎相见,大打出手。在不少中国人眼里,越共是忘恩负义之辈,但是,在越南人眼里,中共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黎笋这篇讲话是越南的一面之词,若和中国方面的一面之词相对照,我们便可看出许多东西。


  总的来说,我们打败美国人以后,就没有帝国主义再敢和我们打仗了。只有中国反动派,认为他们还能和我们打仗,并且敢于和我们打仗。但是中国人民根本不想那样对付我们。

  我不知道这些中国反动派中的某些人还能再继续存在多久。然而,只要他们存在,他们就会像最近(指1979年初)所做的那样攻击我们。如果战争来自北方,那么中北部的义安、河静和清化各省就会成为整个国家的基地。这些地方作为最有效、最好、最坚固的基地,是无与伦比的。因为如果北部的三角洲地区继续保持畅通无阻,那么形势就会非常复杂。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当初如果不是越南人,就不会有任何人与美国打仗,因为那时越南人在和美国打仗,世界上其他国家都害怕美国。……尽管中国人帮助过北朝鲜,但那不过是为了保卫他们自己北方的侧翼地区。朝鲜的战斗结束以后,压力全都落在越南身上,当时他说如果越南人还要继续打下去,那他们就得自顾自了。他们不会再帮助我们,压我们停止战斗。

  当我们签署日内瓦协议时,正是周恩来将我国分为两部份。我国以这种方式被分为北方地区和南方地区后,他曾又一次向我们施加压力,要我们不要对南越做任何事情。他们禁止我们起来向美国支持的越南共和国进行斗争,但是他们中国人无法阻止我们。

  当时我们在南方,已经做好准备,日内瓦协议签字后马上就发动游击战争。这时毛泽东告诉我们党的代表大会,说我们必须强迫老挝立即将他们已经解放了的两个省交给万象政府。不然美国人就会摧毁它们,这在中国人看来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局面!越南不得不立即就此与美国打交道。毛这样强迫我们,我们也不得不这样做。

  这样,在这两个老挝的省份被交给万象后,老挝反动派立即逮捕了苏发努冯。当时老挝有两个营被包围。而且,他们还没有作好战斗准备。后来,一个营逃出包围。就在这时,我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认为必须允许老挝人发动游击战争。我邀请中国人前来和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我告诉他们:「同志们,如果你们继续这样向老挝人施加压力,那么他们的力量就会彻底瓦解。现在必须允许他们搞游击战。」

  张闻天,原来是中共总书记,用洛甫做笔名,这样回答我:「是的,同志们,你说得对。我们要允许老挝营发动游击战。」

  我马上问张闻天:「同志们,如果你们允许老挝人进行游击战,那么在南越发动游击战也就没有甚么好怕的了。是甚么把你们吓成这样,以至于到现在还在阻止这种行动?」  他说:「没有甚么好害怕的!」

  这就是张闻天说的话。然而,当时中国驻越南大使何伟也坐在那里,听著大家谈话。他立即向中国打电报汇报黎笋和张闻天之间的谈话。毛立即回电:「越南不能在南方从事游击战争。越南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必须坐等。」我们这么贫苦,如果没有中国作后盾,我们怎么能和美国人战斗?所以,我们不得不听他们的,对不对?

  然而,我们不同意。我们继续秘密地发展我们的力量。当吴庭艳拖著他的断头机在南越许多地方往来巡游时,我们发布命令组建群众武装来反对已经建立起来的秩序,从吴庭艳政府手中夺取权力。我们并不在意中国人。当夺权起义开始以后,我们前往中国,会见周恩来和邓小平两人。邓小平告诉我:「同志,既然你们的错误已经变成了既成事实,你们就只应该以一个排以下的规模作战。」这就是他们向我们施加的那种压力。

  我对中国人说:「是的,是的!我们会这样做。我们只以一个排以下的规模作战。」在我们的战斗已经发生、而且中国认识到我们能够有效地战斗之后,毛突然有了新的思想路线。他说因为美国人正在同我们作战,他将派中国部队帮助我们修路。他的实质目的是摸清我国的情况,以便以后他能够攻击我们,并且由此再向东南亚扩张。没有别的原因。我们对这个问题很清楚,但是不得不允许中国部队进入。但是这不碍事。他们决定派他们的士兵进来。我只要求他们派人来,但是这些部队都带著枪炮弹药而来。对此我也只能同意。

  后来,毛泽东强迫我们允许他派20,000人的部队进来,修建从义静到南部的一条公路。 我拒绝了。他们继续提出这样的建议,但是我不会动摇。他们压我们允许他们进来,但是我就是不接受。他们不断地施加压力,但是我没有同意。我给你们举出这些事例,同志们,这 样你们就会看到他们长期以来窃取我国的阴谋,就会看到他们的阴谋是多么险恶。

  在美国人已经派了几十万人进入南越后,我们在1968年发动了一场总攻,以逼迫他们使战争降级。为了打败美国,我们必须知道如何促使他们逐步降级。这就是我们的战略。和我们作战的是一个强大的敌人,一个有两亿人口、主宰著世界的敌人。如果我们不能促使他们逐步降级,那么我们就会举步艰难,也就不会打败敌人。我们必须通过战斗来销蚀他们的意志,从而迫使他们走到桌子前和我们谈判,而同时也不允许他们增派军队。

  到了美国人想和我们谈判的时候,何伟给我们写了一封信说:「你们不能坐下来和美国谈判。你们必须把美国部队牵到越南北部来和他们作战。」他这样向我们施加压力,使我们极为困惑。这根本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每次与中国人之间出现这种情形,都非常令人厌烦。

  我们断定不能这样行事──指何伟提出的不和美国人谈判的建议。我们必须坐下来。为了打败美国我们必须促使他们降级。在此期间,中国向美国发出声明:「如果你不打我,我就不会打你。无论你们想向越南派多少部队,随你们的便。」中国自觉自愿地做这样的事, 以这种方式来压我们。

  中国人积极地与美国人做交易,强迫我们以这种方式成为用来讨价还价的一张牌。当美国人认识到他们已经失败了以后,他们立即利用中国人加速他们从南越撤军。尼克松和基辛格到中国去就是为了讨论这件事。

  尼克松访问中国的目的是以这种方式解决越南问题,以维护美国的利益,并减轻美国的失败,同时还要引诱中国更多地站到美国一边。在尼克松去中国之前,周恩来前来会见我。

  周告诉我:「在这个时候,尼克松即将来访问我,主要是讨论越南问题,所以我必须会见你,同志,以便和你讨论。」

  我回答说:「同志,你愿意说甚么都可以,但是我仍然不会跟从。同志,你是中国人; 我是越南人。越南是我自己的祖国;决不是你的。你没有权力谈论越南的事务,而且你没有权力与美国人讨论越南的事务。今天,同志,我要亲自告诉你一些我还没有对政治局讲过的事情,因为,同志,你们已经引发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所以我必须说:

  在1954年,当时我们赢得奠边府的胜利,我正在后义省。胡伯伯发电报给我,要我必须前往南越重新集结在那里的部队,并向南越的爱国者说明这件事。我乘货车到了南方。一路上,爱国者们出来欢迎我,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已经取得了胜利。这是多么痛苦!看著我的南方爱国者们,我哭了。因为在这之后,美国人会到来,会以可怕的方式大肆屠杀人民。 

一到南方,我立即向胡伯伯发电报,要求留在南方下来,不回北方,这样我就可以再斗争个十来年。我对周恩来说:「同志,你给我带来这样大的困难──指1954年在日内瓦周在分割越南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你知道吗,同志?」

  周恩来说:「我在你面前道歉,同志。我错了。我在这一点上错了。」在尼克松已经去过中国之后,周恩来再次来越南,为的是向我询问关于南越的战斗的一些问题。

  然而,我马上对周恩来说:「尼克松已经和你见过面了,同志。很快美国就会更猛烈地进攻我们。」我根本不害怕。美国和中国已经互相谈判,为的是更猛烈地打击我。周恩来始终没有把这种观点斥为站不住脚的,只是说:「我将向你方同志增加输送枪炮弹药。」  然周恩来针对担心中美之间进行密谋说:「没有这回事。」

  然而,双方已经讨论了如何更猛烈地打击我们,包括B-52的轰炸和封锁海防港。事实显然就是如此。

  如果苏联和中国相互之间没有发生纠纷,那么美国也不会那样猛烈地打击我们。由于中苏两大国处于冲突之中,美国人就没有被社会主义集团的一致反对所阻挡。尽管越南能够和中苏双方都保持一致和团结,但实现这个目标是十分麻烦的,因为当时我们不得不在许多事情上依靠中国人。当时,中国每年提供500,000吨的食品援助,还有枪炮、弹药和钱,更不用说美元援助了。苏联也以这种方式帮助我们。如果我们不这样做──保持与中国和苏联的一致和团结──事情就会十分危险。每年我都得去中国两次,就南越的事态发展与中国领导人会谈。至于苏联人,我根本没有就南越的局势说任何事。我只谈一般性的问题。在和中国人打交道时,我却不得不说两家都在和美国人作战。我不得不到那里去,多次以这种方式和他们谈,而主要目的是为了在双方之间建立更密切的关系。正是在这次,中国压我们脱离苏联,禁止我们与苏联来往。

  他们使得情况十分紧张。邓小平,与康生一道,前来告诉我说:「同志,我们将每年援助你们几十亿(估计是人民币)。你们不能从苏联方面接受任何东西。」

  我不能容许这一点。我说:「不,我们必须与整个社会主义阵营保持团结和一致。」

  在1963年赫鲁晓夫犯错误时,中国人立即发布了一项包括25点的声明,邀请我党前去发表自己的观点。长征兄弟和我以及其他兄弟一同前往。在讨论中,他们听取了我们的十条左右的意见,但是当我们谈到「不能放弃社会主义阵营时」,他们就不再听下去了……。邓小平说:「我掌管著我自己的文件。我征求你们的意见,但是我不接受你们的这种观点。」

  在我们离开之前,毛会见了长征兄弟和我本人。毛坐下来和我们聊天,最后他宣称:「同志们,我想让你们知道这一点。我将是五亿渴望土地的农民的主席,我将派一支军队一直打到东南亚。」邓小平当时也在座,他补充说:「这主要是因为贫困农民的境况是如此糟糕。」

  我们出来后,我对长征兄弟说:「刚才你听到了吧,这是夺取我国和东南亚的阴谋。现在这很清楚。」他们竟敢用这种方式宣布。他们还以为我们听不明白。他们真的是无时不刻不在想著和越南打仗!

  我要对同志们多说说,以便你们更多地看到这件事在军事上的重要性。毛问我:

  老挝有多少平方公里土地?

  我回答:大约20万平方公里。

  人口有多少?

  大约300万!

  那不是很多嘛!我要让我的人民到那里去,就这样!

  毛再问:泰国有多少平方公里土地?

  大约50万平方公里。

  那么有多少人口?

  大约4,000万!

  我的天!中国的四川省有50万平方公里,却有9000万人。我还要让那里的更多一些的人去泰国!

  对越南,他们不敢以这种方式谈论迁移人口的事。然而,毛对我说:「同志呀,贵国人民真的打败了元朝军队吗?」我说:「的确如此。」「你们是不是真的打败了清朝的军队?」我说:「的确如此。」他说:「也打败了明朝的军队?」我说:「是的,还有你。我也打败了你。 你知道吗?」我就这样对毛泽东说话。他说:「知道,知道!」他想拿走老挝,拿走整个泰国……还想拿走全部东南亚。让他的人民去那里生活。当时情况复杂到如此程度。

  过去──指对以往中国的几次威胁可能引发的问题──我们已经做出周密准备;我们并不是没有准备。如果我们没有准备,最近局势就会非常危险。这不是简单的事。十年前,我召集军队的兄弟来和我会见。我告诉他们苏联和美国互相争执。至于中国,他们已经和美帝国主义者联手。在这种紧张的局势下,你们必须立即研究这个问题。我担心军队不理解我,所以我告诉他们无论如何要理解这个问题。但是他们还是感到很难理解。这肯定是不容易的。但是我不能以其他方式讲。而且我没有让别人抓住把柄。  我到苏联时,苏联人也因为中国的事对我很强硬。苏联召集了一个80国共产党的会议来支持越南,但是越南没有参加这个会议,因为这个聚会不仅仅是为了帮助越南,它还被用来谴责中国。这样越南就没有去。苏联人说:「现在你们放弃了国际主义还是怎的?你们为甚么这样做?」我说:「我们根本没有放弃国际主义。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做。然而,要做一个国际主义者,首先就要打败美国人。如果想打败美国人,就必须与中国保持一致和团结。如果我前去参加了这个会议,那么中国人就会给我们制造非常严重的困难。同志们,请理解我吧。」

  在中国也有很多不同和相反的意见。周恩来赞成与苏联建立联合阵线以反对美国。有一次,我到苏联去参加国庆活动,我能够读到中国发给苏联的电报,上面说「无论甚么时候有人攻击苏联,中国人都会和你们站在一起。」这是因为苏联和中国早先(1950年2月)就有一个友好条约。我坐在周恩来旁边,问他:「同志,在最近你们发给苏联的电报中,你们同意和苏联建立阵线,但是你们为甚么不建立一个反对美国的联合阵线呢?」周恩来说:「我们能呀。我同意这个观点。同志们,我将和你们在越南问题上建立一个阵线。」彭真也在座,插话说:「这个看法极为正确!」但是在上海讨论这个问题时,毛说这是不可能的,取消了这个打算。你们看事情有多复杂。

  尽管周恩来持有一些那样的观点,但是他确实同意建立一个阵线,而且他对越南帮助很多。我能够搞懂许多中国正在发生的事,多亏了他。有一次他对我说:「我正在竭尽全力在这里生存下来,用李强为你们聚集和提供援助。」这里面的意思是,周为了帮助越南人能够利用李强。我的理解是,如果没有周恩来,这本来是根本不可能的。我欠他的情。

  然而,如果说其他中国领导人和周恩来的观点一样,那就不对了。他们在许多方面都不同。完全可以说,最不守信用的人,满脑子大汉族思想的人,想拿走东南亚的人,主要是毛。中国的所有政策都掌握在他手里。

  在当前中国的领导人中情况也是这样。我们不知道未来事情将会怎样发展,然而,事实就是他们已经攻击了我们。过去,邓小平做过两件事,现在都已被颠倒了。这就是,当我们在南越赢得胜利后,中国有许多领导人不高兴,但邓小平却祝贺我们。结果,他立即被其他人认为是修正主义者。

  当我最后一次到中国,我是代表团团长,而且我会见了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国代表团。谈到领土问题,包括对几个岛屿的讨论,我说:「我们两国相互邻近。我们的领土中有几个地区还没有清楚地划界。双方都应该建立专门机构来考虑这个问题。同志们,请在这一点上同意我。」邓小平同意了,但他这样做了之后,立即被其他领导人的集团认为是修正主义者。

  但是现在他邓小平是疯狂的。因为他想要表明他不是一个修正主义者,所以他更猛烈地打击越南。他纵容他们攻击越南。在打败美国人以后,我们保留一百万部队严阵以待,使得苏联同志问我们:「同志们,你们保留这么大的一支现役军队,是准备和谁打仗呢?」我说:「以后,同志们,你们就会理解了。」我们保持这样一支现役军队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中国对越南的威胁。如果没有这样的威胁,那么这样大的现役军队是没有必要的。最近我们在两条战线上受到进攻,我们由此可见如果没有保持一支大军,那就会十分危险。

  二战后初期,人人都以为国际宪兵是美帝国主义。他们能够夺取和恐吓全世界。每个国家,包括大国,都害怕美国。只有越南人不害怕美国。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我的工作经历教会了我。第一个害怕美国的是毛泽东。他告诉我,就是说要告诉越南人和老挝人:「你们必须把老挝的两个解放区移交给万象政府。如果你们不这样做,美国就会把这作为发动攻击的藉口。这太危险。」对于越南,我们说:「我们不得不和美国作战以解放南越。」但毛说:「你们不能这样做。南越必须坐等很长一段时间,从现在起等一辈子,五到十辈子,甚至二十辈子的时间。你们不能和美国人打。和美国人打是危险的。」毛泽东害怕美国到如此程度……

  但是越南不害怕。越南继续前进、战斗。如果越南不战斗,那么南越就不会解放。一个没有解放的国家将会是一个依附于人的国家。如果一个国家只有一半是自由的,这个国家就是不独立的。直到1975年,我国才最终实现了完全独立。伴随对立而来的是自由。自由应该是对整个越南民族的自由……

  恩格斯曾经论述过人民战争。后来苏联、中国和我们自己也都谈论过这个问题。然而, 这三个国家在人民战争的内容上有很大的不同。并不是仅仅因为你有亿万人民,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中国也谈论人民战争,然而,他们的主张是「敌进我退」。换句话说,防御是主要特征,战争被分为三个阶段,以乡村包围城市,而主力只留在深山老林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人处在防御之中,而且非常虚弱。以4亿人民对日军30万到40万部队,中国人仍然不能打败他们。

  我得不断重申这一点,因为在向我们派顾问之前,我们越南人中的一些兄弟并不理解。

  他们认为中国人非常能干。但是他们并不那么有本事,所以我们并不听中国人的建议。

  在1952年,我离开北越到中国去,因为我生病了,需要治疗。是我第一次出国。我向他们中国人提出问题,看到了许多奇怪的事情。有许多地方曾经被日本军队占领过,每一个地区都有5000万人口,但这些地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游击队战士。

  我从中国回来后,我见到了胡伯伯。他问我:

  这是你第一次出国,对吗?

  对,我第一次出国。

  你看到了甚么?

  我看到了两件事:越南非常勇敢,中国人一点也不勇敢。

  从那一天起我就明白了这一点。我们越南人完全不同于他们。越南人身上的勇气是天生的,所以我们从来没有一个防御性的战略。居民们人自为战。

  最近,中国人调集数十万部队进来侵略我们。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已动用了民兵和地方部队来攻击他们。我们并不采取防御姿态,这样就使他们遭受挫折。他们连单独的一个排也消灭不了,而我们却消灭了他们好几个团和好几十个营。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的进攻性战略。

  美帝国主义者在一场漫长的战争中和我们作战。他们是如此强大,然而他们失败了。但是有一个特殊的因素,就是中国人和苏联人之间的尖锐矛盾。因为这一点,他们才如此猛烈地攻击我们。

  越南和美国人战斗,非常凶猛地和他们战斗,但是我们知道美国是一个极大的国家,不仅能聚集1000万军队,能调动相当强大的武器来和我们作战。所以我们不得不战斗了相当长的时期,以驱使他们降级。我们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中国人不能。当美军进攻广知(Quong Tre)时,政治局下令部队立即投入战斗。我们不害怕。在这之后我到中国见周恩来。他告诉我:「这次的进攻也许是史无前例的、举世无双的。一生中只有一次机会,没有两次。没有人敢于像你们那样做,同志们,你们做了。」

  ……周恩来是总参谋长。他敢讲话,他更坦率。他告诉我:「要是我从前就知道贵国同志们采用的方法,我们就不需要进行长征了。」所谓长征是甚么呢?在长征开始时有30万军队,在长征结束时只剩下3万人。27万人损失掉了。这样做事,真是愚蠢透顶……我这样说,就使同志们我们比他们强多少。在最近的将来,如果我们对中国人作战,我们一定会胜利

  ……然而,说真的,如果另外一个国家不是越南对中国作战,他们能不能像这样像越南一样获胜,就不清楚了。

  ……如果过去苏联和中国相互联合起来,美国人是不是还敢于和我们作战就不能肯定了。如果两国联合起来,共同帮助我们,美国人是不是还敢于采取他们实际上采取了的那种方式和我们作战,就不能肯定了。他们一开始就会退缩不前了。他们就会像肯尼迪时期那样退缩不前。越南、中国和苏联都帮助老挝,美国就立即和老挝签订了一个条约。他们不敢把美国部队送到老挝去,他们立即让老挝人民革命党参加政府。他们再也不敢攻击老挝了。后来,当苏联和中国相互争执时,美国人就被中国人告知,他们可以迳直攻击越南而不必害怕。不必担心中国的报复。周恩来和毛泽东告诉美国人:「如果你们攻击我,那么我就会攻击你们。如果愿意派多少军队到南越都可以。随你们的便。」

  ……现在,我们与一个十分强大的国家为邻,与一个有扩张主义企图的国家为邻。如果中国要贯彻这种扩张主义企图,那就一定从侵略越南开始。这样,我们就得肩负起另一个不同的历史责任。然而,我们从来没有逃避过我们的历史任务。以前,越南履行了她的任务, 这次越南也决心不允许他们扩张。越南保持了她自己的独立,我们这样做也就是保卫东南亚国家的独立。越南下定决心不允许中国推行他们的扩张主义计划。最近与中国的战斗仅仅是第一个回合。现在,他们仍然在许多领域里做准备。然而,无论他们准备到甚么程度,越南都会胜利……

  发动战争决不是在树林里闲逛。派出100万军队对境外的一个国家发动战争,这会引起到数不清的麻烦。最近他们调集50万到60万部队来和我们作战,但他们没有充足的交通设备来给他们的部队提供食品。中国现在正准备三百五十万部队,但是他们不得不把其中一半留在中苏边界上阻止苏联人。因为这个原因,如果他们派进来一百万或两百万部队来和我们作战,我们也甚么都不怕。我们只投入了6万军队,而且如果在近期我们要和两百万军队作战,那不会有任何问题。我们不害怕。

  我们不害怕,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作战的办法。如果他们派进来一百万部队,他们将只能在北方获得一个立足点。他们深入中部、红河三角洲地区和河内,或者进一步南下,将是困难的。同志们,你们知道,希特勒集团也是以这种方式猖狂进攻,然而当德国纳粹抵达列宁格勒,却不能进入。有城市,有人民,有防御工事,不可能对这每一个部份和每一个居民展开有效的攻击。即使打上两年、三年和四年,他们仍然不能进入。北方的每一个村庄都是这样。我们的方针是,每一个地区都是一个堡垒,每一个省份都是一个战场。我们将战斗,他们根本进不来。

  然而,仅在前线和敌人战斗是永远是不够的。必须要有坚强的后防。最近的战斗结束后,我们估计,在最近的将来,我们必须再增加几百万人到北方前线。但是由于敌人来自北方,全国的直接后方就必然是清化、义安、河静……保卫首都的直接后方必须是清化和义静……我们可以适用两到三个军对他们施以沉重打击,这将使他们蹒跚不前,而我们将继续保守 国土。为了这个目的,每一个战士都必须是真正的战士,每一个班都必须是真正的班。

  现在已经打了一仗,我们不应该主观。主观主义和轻视敌人是不正确的,但是缺乏自信也是错误的。我们不主观,我们不轻视敌人。但是我们也要自信,要坚信我们一定会胜利。 我们应该有两个东西。

  中国人现在有一个进攻我们以图向南扩张的阴谋。但是在当今时代,没有任何事情能干了以后再包得严严实实。中国人才打了越南没有多少天,全世界就已喊叫起来:「别碰越南」当今时代不像旧时代。在那时候,这只是我们和他们的事。现在整个世界都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人类还完全没有进入社会主义阶段;但是这是一个人人都想要独立和自由的时代。

  即使在小岛上,人民也要独立和自由。人类现在全都是这样。这与旧时代是非常不同的。在那时候,人民对这些事情还不是很清楚。所以胡伯伯的话,「没有甚么比独立和自由更珍贵」是当今时代的一个观念。攻击越南就是攻击人类,就是侵犯独立和自由……越南是一个像征著独立和自由的国家。

  当年到了要和美国作战的时候,我们在政治局的兄弟就得一起讨论这个问题,考虑我们是不是敢于和美国人打。我们都赞成作战。政治局表示了它的决心:为了和美国人打,我们必须不怕美国人。大家思想都一致。大家都赞成和美国打,都赞成不怕美国,同样我们也必须不怕苏联。大家都赞成。我们也必须不怕中国。大家都赞成。如果我们不怕这三个东西,我们就能和美国人打。这就是当时我们在政治局办事的情形。

  尽管政治局召集起来这样讨论问题,而且每个人的思想都是一致的,但后来仍有一个人对一位同志讲了我所说的话。那位同志起来质问政治局,说为甚么三哥又一次说如果我们想要和美国人作战,我们就不应该害怕中国人?

  当时,阮志清兄弟,他一直被怀疑同情中国人,但当场站起来说:「尊敬的政治局,尊敬的胡伯伯,三哥的论断是正确的。必须这样说──不必害怕中国人,因为中国人在许多事情上给我们带来麻烦。他们在这里阻挠我们,在那里束缚我们的手脚。他们不让我们打…… 」

  当我们正在南越作战时,邓小平规定我只能在排以下的规模上打,决不能在更高的规模上打。他说:「在南方,既然你们已经错误地开始打仗,你们就只应该在排以下的规模上打,不要有更大的规模。」他们就是这样给我们施加压力。

  我们谁都不害怕。我们不害怕是因为我们是正确的。我们甚至不害怕我们的老大哥。我们也不害怕我们的朋友。当然,我们不害怕我们的敌人。我们已经和他们打过了。我们是人;我们谁都不害怕。我们是独立的。全世界都知道我们是独立的。

  我们必须有一个强大的军队,因为我国处在威胁之下,正受到欺负……没有别的办法。

  如果没有强大的军队,那么就会极端危险,但是我国很贫穷。

  我们有一个强大的军队,但是这不会以任何方式削弱我们。中国人对我们有几个政策: 侵略和占领我国;设法在经济上削弱我们,给我们的生活条件增加困难。由于这个原因,为了反对中国我们首先必须不仅仅打仗,也要使我们强大起来。依我看,为了这个目的,我们的军队不应该是一支耗费国家资源的力量,而应该也成为一支强大的生产力量。当有敌人来的时候,战士们立刻拿起枪杆子。没有敌人来的时候,他们就大力生产。他们将是生产的最好的和最高的象征,生产得比谁都多。当然,这并不是个新事物。

  现在,我们的军队肩负著历史的责任:保卫我们的独立和自由,同时也就保护了我们全世界的和平和独立。如果中国反动集团的扩张主义政策不再贯彻执行,这将是符合全世界的利益的。越南能做到这一点。越南已经有5,000万人口。越南有老挝和柬埔寨朋友,有安全有利的地形。越南有我们的「社会主义」阵营和全人类的支持。我们完全能够做到这一点。

  ……我们同志们听说过在我们党内、在我们的人民中间有谁担心我们会输给中国?当然没有。但是我们必须保持我们的友好关系。我们不想结下民族仇恨。我再说一遍:我这样说,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感到仇恨中国。我没有这种感觉。是他们要和我们打。今天我也想让同志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为中国辩护过的人,就是我本人。这是真的。为甚么这样说?因为,在1960年6月的布加勒斯特会议上,六十国党起来反对中国,只有我替中国辩护。

  我们越南人民就是这样。我要继续重申这一点:无论他们的行为有多坏,我们知道他们的人民是我们的朋友。就我们而言,我们对中国没有恶感。然而几个中国领导人的阴谋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们只提他们是一个集团。我们不提他们的国家。我们没有说中国人民对我们是坏的。我们说那是反动的北京集团。我再次严明地这样说一遍。

  那么,让我们把局势置于牢固控制之下,做好战斗准备,永不放松警惕。对中国方面也是一样。我坚信在50年内,或者在100年内,社会主义将获得胜利,那么我们就不会再有这个问题了。但是,这需要如此长的的时间。所以,我们必须在各方面都做好准备。

  现在,当然没有人再怀疑了。但是五年前我肯定没有同志会怀疑中国会攻击我们,但是还就有这样的同志。这些同志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这件事。但是我们──黎笋和领导层就不这样。我们知道中国十多年来一直在打击我们。所以我们对1979年1月中国的进攻并不感到吃惊。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