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暴民革命军论坛

盘古暴民,杀尽不平。
现在的时间是 2017-11-20 1:37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论武汉砍头案
帖子发表于 : 2017-03-13 0:08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4-03-04 18:08
帖子: 304
---------
巴蜀的蛮族性——论武汉砍头案
作者:海心


关于事件的经过,这是目前公认较可信的版本:

2017年2月18日中午,胡某等3个四川年轻人进入炸酱面馆。他们没有任何行李,穿着也很单薄。3人点了最便宜的〝素宽粉〞,按照面馆的标价,4块钱一碗。胡某等3人吃完准备付账时,店主姚某称:〝粉涨价了,5块钱一碗〞。胡某说:〝你标价是4块,我只给4块〞。姚某说:〝我说几块钱一碗就几块钱,你吃得起就吃,吃不起你莫吃,你给老子滚。〞胡某被激怒,两人发生口角,随后姚某冲向胡某,率先打了他两巴掌,又踢了一脚。姚某还两次掐住胡某脖子,按在墙上。被打后,胡某转身进入了面馆的厨房,提了一把菜刀出来,对着姚某就是一通乱砍。姚某被砍伤后,从店里逃出来,跑出几米后绊倒在地上,胡某追上来将姚某按在一辆停靠的汽车上,将他疯狂砍杀。姚某的一条胳膊被砍下,头颅也被砍下丢在几米外的垃圾桶里。警察赶到时,胡某已经停止了作案,但并未逃跑,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手上、胳膊上满是血。两名警察上前,一左一右控制住了胡某,胡某并未反抗。

经过记者调查,胡某是四川达州宣汉县三墩土家族乡人。三墩土家族乡与重庆万州接壤,属于喀斯特地貌山区,所以胡某身上散发着非常明显蛮族气质就不足为怪了。

张献忠屠戮四川后,除了湖广填四川外,还有相当一部分移民是山区的蛮族移至平原地区,填补损失的人口。由于这些蛮族比外省人来得更早、生息繁衍得更久,所以数量并不比外来人口少太多,再加上后来的反复通婚,蛮族血液可以说是流淌到了这个新民族的各个角落,但大体分布还是越接近山区越明显。

很多外省人见到真正的四川人后感觉完全颠覆了脑中的刻板映像:本以为四川是天府之国、水土养人、盛产才子,男人应该比较文弱,但是眼前的这些巴蜀汉子身材虽不甚高大,但特别豪爽、酒量惊人。罗玉凤也属于沾有蛮族气质的人,其实从她出生于重庆市綦江县便能看到端倪,綦江县地处四川盆地东南边缘,以山地、丘陵为主。

支那这种经历了列宁主义洗劫的地方,可以说各个地区散沙化都很严重,但是重新加入国际秩序三十余年后,各地又呈现出了不同的特点:南粤一带本身就保存了更多的宗族共同体,再加上是国际秩序输入的桥头堡,经济获得了腾飞,新一代土豪逐步掌控了更多的社会资源,可以说元气恢复了不少;而四川山区属于秩序输入的末端,经济非常滞后,不得不经历家庭再一次痛苦解体:老弱病残留守老家,年轻劳动力去东南地区打工。

凤姐与胡某不幸都出生于这样的家庭,所以都只能在外地打工,艰难度日。在文明的早期,蛮族凭借勇敢与慷慨,不难得到更多的社会资源;在吏治国家,新入平原的蛮族凭借着吸纳的儒家价值观,至少还能维持宗族共同体;列宁化之后,他们彻底沦为毫无组织能力的原子化个人了;加入国际秩序之后,他们只得到一点剩汤,却连维持家庭完整性的能力都被剥夺了;现今随着国际秩序的撤退,剩汤都快没了。

凤姐是聪明人,她知道支那人自卑心重,善于在嘲笑天真得到满足,便利用这一点来为自己盈利,最后成功脱支。脱支后她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靠自己的劳动赚钱、坦言自己的心路历程、给予别人最真诚的建议。前段时间的微信打赏事件,也再次证明了她的德性,而孕育这些德性的传统,正是巴蜀的蛮族性。可以毫不掩饰地说:巴蜀如果是东亚大陆附近的一个岛,德性毫不逊于英国绅士、野蛮而淳朴的巴蜀人民,在有了抵抗大一统的地缘形势后,肯定能把她建立成为东方的英格兰。

相比之下,胡某是不幸的,穷困潦倒的他,却受到了姚某连续三次的侮辱:第一次是强行提高价格,不按照契约(菜单可以看做是老板与顾客的契约)行事;第二次是姚某明明自己不讲理,还骂人穷、叫人滚;第三次便是姚某仗着自己身体的优势动手打人、掐脖子。姚某是典型的桂枝费拉形象:仗势欺人的时候气势汹汹,别人一动真格立马懵逼、任凭宰割。

胡某绝对不能类比成张献忠。首先是张献忠早期杀人是为了抢劫财物,晚期杀人是为了不给敌对势力留下人口资源,而胡某杀人是为了挽回尊严;其次张献忠杀人是没有具体的对象的,杀哪些人完全看自己要达成什么样的目的,而胡某要杀的对象就是姚某,杀完人菜刀放回去,没有伤及任何一个无此事无关的人;最后张献忠杀完人了必定流窜,而胡某静静地等待审判。

有人拿胡某的“精神二级残疾”说事,其实在支那这种精神病国度,被鉴定成精神病的人,可能恰恰属于为数不多的正常人。

胡某的不幸在于他生错了时代。如果生在部落时代,武士屠杀流氓无产者最多赔一点粮食,不服的家属可以来决斗,不过按流氓无产者的尿性,欺负人可以,动真格的肯定不敢来,拿了粮食完事儿。多发生几起类似事情,还可以积累习惯法,赔几袋大米都会有定额………

说胡某残忍的人,那是在国际秩序的保护下生活得太久,开始装外宾了。没有国际秩序的输入,且不说张献忠和洪秀全是支那费拉的家常便饭,即便是与文革酷刑相比,几刀就砍死也比用白开水把女教师烫死简单粗暴轻松直接多了。

初民不畏惧残酷,但是拒绝残忍,一般都给敌人一个痛快;但是支那费拉恰恰相反,残忍起来折磨人十分带劲,而残酷的征服者一来立马懵逼,要杀要剐都丝毫无作为。

如果巴蜀民族依然强健,我相信巴蜀父老会让楚人把胡某交回来的;如果巴蜀民族依然强健,我相信赔多少钱都从国库里拿,巴蜀父老都不会有意见的;如果巴蜀民族依然强健,我相信巴蜀父老会按照自己的习惯法审判胡某;如果巴蜀民族依然强健,巴蜀父老又何至于眼睁睁看着无数个胡某与罗玉凤流落他乡?

可惜被下江人欺凌的胡某,已经没有祖国了。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