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暴民革命军论坛

盘古暴民,杀尽不平。
现在的时间是 2017-11-20 1:36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3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2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Re: 赣史大纲
帖子发表于 : 2017-03-14 11:07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4-03-04 18:08
帖子: 304
赣人移民与江右商帮入滇及其影响
作者:李先生


明代,大批赣人向人口密度较低的云南移民,从事小商业或农业。1958年,云南文史界在楚雄搜集到的彝族民间史诗《梅葛》第二部《造物》中写到:“江西挑担人,来到桑树下,看见了蚕屎,找到了蚕种。”同书第三部《婚事和蛮歌》里还说道:“江西货郎哥,挑担到你家,你家小姑娘,爱针又爱线……”。赣人从江西沿江而上,可以直入云南。明万历年间任云南澜沧兵备副使的浙江人王士性在《广志绎》写到:“滇云地旷人稀,非江右商贾侨居之,则不成其地。”同时根据《广志绎》记载,明代迁徙于云南的江西人很多,几乎随时随地都能看到江西人,王士性写道:“作客莫如江右(今江西),而江右又莫如抚州。余备兵澜沧,视云南全省,抚之人居十之五六。”

很多的云南人祖籍都是江西。红河的建水有个著名的团山村是从江西上饶的波阳来的。在茶马古道的源头普洱,光宁洱县,祖籍江西的人占到将近一半。历史上的普洱府有十余个省级会馆,江西会馆的规模是最大的。

在今天的不列滇境内,仍然能够发现处处都有明清时代的江西会馆,即万寿宫,其中以曲靖市会泽县万寿宫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赣史大纲
帖子发表于 : 2017-04-05 23:29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4-03-04 18:08
帖子: 304
Komeseland的内亚起源
刘仲敬


《广异记》记载:「乾元中,国家以克服二京,粮饷不给。监察御史康云间,为江淮度支,率诸江淮商旅百姓五分之一,以补时用。洪州,江淮之间一都会也⋯⋯胡乐输其财,而不为恨。」康为河中大姓,康云间显然是撒马尔罕的伊朗族人。 Komeseland的商业久已操纵在河中人之手,所以唐室非以其同族为官,不能令外商自愿出钱。法兰西王室喜欢任用意大利银行家主持财政,道理相同。

洪州南昌在东晋初年,仍然毫无重要性。 Komeseland当时的首都,仍在九江浔阳。洪州建城,实为河中商人发挥工部局凝结核作用的成果。中古河中拜火教团兼任商团,应诸葛武侯之招,自青海道入蜀,前已言之。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bashulia-and-innerasia-in-medieval-period-8ec75f8e2a9b)此辈自南朝后期,由蜀入吴,贯穿江海。六朝浮屠及新道教勃兴,亦河中通商之副产品。

komeseland遗留之民族教会,颇类上海基督教会在Bashulia遗留之分支,只是内亚输入与海洋输入方向相反,故而先后次序亦相反而已。 《续高僧传》曰:僧仙本康居人,以游贾吴蜀为业,沉宝竹林寺而出家。汉字文献,经常不能区别康居与康国,何况二者皆属外伊朗系统,本来区别不大。河中商团明显是拜火教属性,入蜀则产生浮屠,恐系瓦房店土著弟子不能甚解洋教士祖师爷真谛,或者追求基督教会中国化,培养河南梆子赞美诗之故。胡僧胡商,本为一体。新道教模仿胡僧,毫不足怪。

释明达亦康人,梁天监入蜀,「外肃仪轨,内树道因,广济为怀,游行在务」,其为组织模式输出者,隋唐二教之鲍罗廷,几无可疑。隋书何稠即前文(附录)何细胡后裔,「时中国久绝琉璃之作,匠人无敢措意,稠以绿瓷为之,与真不异。」这是玻璃技术在东亚失传后,再次由河中人输入。顺便说一句,接下来又再次失传。
附录(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bashulia-and-innerasia-in-medieval-period-8ec75f8e2a9b):
Bashulia and Inner Asia in Medieval Period

外伊朗商团在青海道的经营,实为南朝天师道的组织根源。巴蜀利亚砖画留下了他们的身体特征,明显是白种人。 《释道仙传》所谓“梁周之际,往来吴蜀,江海上下,集积珠宝”,明显是宗教-军事-商业一体化的物流活动家,外称天师道医学,内修拜火教吐纳之术。青海都兰墓葬群的金银器皿,明显属于河中系统。武陵王萧纪依靠何细胡家族为金主,这个名字就足以说明他的外伊朗出身了。六朝蜀祠遗址凡有骨灰瓮者,皆可断为拜火教之白手套。

李太白入蜀修真数年,大概就是寻找他们的秘传。他自己就是外伊朗人,又经常被称为蜀人,可见在时人心目中,两者大概重合度很高。

诸葛武侯六出祁山,招凉州之河中大姓助战。北伐不利,康氏何氏罗氏联翩入蜀。河西道阻,蜀人赖此辈开青海道通西域。蜀锦为军需财政所系,不能一日乏内亚颜料、五盐。六朝吐谷浑之富,以青海道之故。

土伯特据青海,于阗莎车不得不转道高昌。高昌课税以富,安西各邦皆怨,于是请唐人开大迹路。北道既通,可汗浮屠城富厚。高昌不满,骚扰北道。于是唐人割青海以贿土伯特,伐高昌以戍庭州。

陈义宁所谓异族盛衰之连环性,皆此类也。巴蜀利亚之近于内亚而远于东亚,由是而益明。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赣史大纲
帖子发表于 : 2017-05-08 14:25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4-03-04 18:08
帖子: 304
---------
大赣蛮族——

问:阿姨,赣地道家的伊朗元素您老已经讲的很清楚了,但是禅宗您好像没有完整的提过。从南朝净土宗到唐代禅宗,这种替代是说明了北印度输入地的秩序枯竭吗,但是,唐代农禅合一的准僧兵似乎比文士性质浓厚的莲社要更有组织力呢。而且您把马祖道一视为赣地国教会创始人,您是站在民族发明的角度才这么说的么?因为您也提过禅宗是佛学的退化,它的兴盛是社会组织溃败的结果。总之,能否请阿姨谈一下赣地的禅宗,谢谢!

刘仲敬:赣尼士兰的禅宗从理论上讲是从六朝开始的,但是这是后来历史发明的结果。六朝时期的佛教,被后来的禅宗追认为他们的祖先的那种东西,实际上是发明性质的。真正的禅宗是从宋代、甚至是在南宋以后才产生的。它的背景是,两种宗教在争夺不断离开蛮族老根据地的旧的部族组织。但是后期的禅宗在这方面的成绩并不是很好,可能跟禅宗本身的退化性质有一定的关系。

作为共同体构建的话,拜火教那种保留多神教残余较多的东西,跟道教这种什么都能够装得下去的大杂烩结合在一起的话,还能够容纳原先山地蛮族的很多传统;而禅宗这种既缺乏思辨、又不强调组织的角色的话,虽然本身不是不能结合,但是作为组织建设的力度来讲,在很多方面还不如后期的儒家。后期的儒家本来跟六朝的门第相比已经是相当软弱了,但是六朝的门第跟天师道比起来的话,经常是斗不过天师道的——“斗不过天师道”的意思就是说,天师道能够容忍较多的蛮族残余。而在宋明以后,禅宗经常是斗不过儒家的宗族组织的,尽管这个宋明型的儒家宗族组织的组织能力已经比六朝时代的王谢门第要差了很多。比较强的儒家门第是斗不过天师道的,弱化的儒家门第就能够斗得过禅宗,那就说明,禅宗所代表的传统跟过去天师道代表的伊朗传统相比,组织力量是更减弱了。

这就是为什么宋明以后的赣地——尤其是吉安以南的赣南更多地依靠儒家的宗族组织来建立他们的小共同体。特别是那些蛮族色彩比较强的地方,尤其强调带有一定怪力乱神色彩的宗族构建。宗族构建也是需要有蛮族的血的,如果蛮族的血不够,搞出来的就是些软而散的东西,缺乏抵抗力。像明末清初的那些战争,赣南的士族先抵抗清军,然后又为清军抵抗明军,表现出顽强的力量,这个力量是只能来自于蛮族的。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3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2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