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暴民革命军论坛

盘古暴民,杀尽不平。
现在的时间是 2018-09-23 18:21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68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 3, 4, 5, 6, 7  下一页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2-03-01 5:46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PUNK,并不是用嘴巴就能够随便说出来的东西
2008-11-15 17:48

至今,我仍没有搞清楚“PUNK”这个词在中国自诩朋克者的内心里所具有的真正内涵。

很多时候,我愿意把朋克当成一种精神。这种观念的形成应该归功于所有自己能够接触和涉及到的关于欧美国家“朋克自由”的推介。但是在中国,朋克却完全是另一种东西。朋克在中国,是害怕练琴又贪图名利者的幌子,“技术无用”、“三个和弦”是北京人硬造出的中国朋克赖以起家的资本。在还没弄清和弦根音为何物时,跺脚甩臀摇头的功夫就已炉火纯青。除了日常生活,研究舞台动作是他们之中很多人每天的必修课。好像他们就从没注意过的Kurt同志的那首《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的编配,那可不是随便就能弹出味道的东西啊!朋克在中国,是中产阶级子女的业余消遣,他们不必发愁没有称手的琴和高级效果器、不必发愁生存和生活。朋克在中国,是市井混混闲来无事哗众取宠的工具,他们善于抓住女人的虚荣心理,不失时机地摆酷。朋克在中国,是那些庸才取巧的出路,做不出正儿八经的音乐,就顺手拈来“朋克”二字,在形式上装出一副PUNK的架式。朋克在中国,是整日无所事事吊儿郎当的借口、是摇滚江湖赤脚游医赖以活命的药箱……

你当然知道北京那群小丑在话筒前佯装出一副激进叛逆的嘴脸。还是那句话,到你有种跟你父母爷爷奶奶说话也这样的时候、到你能够放下骨子深处卑贱和劣根意识的时候,我能够真心为你叫好和暴跳。而那个高喊过外地乐队都是农民、经常被喊了倒好还傻呵呵欣喜异常、高唱爱恨情仇就自以为PUNK了的什么镜乐队,如今还残存有能够让人提起和记忆的资本吗?你当然见过在接受原《自由音乐》主编杨波采访时,南方某女子朋克乐队主唱那让世人笑掉大牙的类似“不做音乐就真的不知道做什么好可能就会死的”回答。

我必须得写Pop-Punk了。但是,真的,我本不想再提及这个Made In Beijing China的字眼。我承认自己曾因那支什么裤子乐队的宣传文案里所提及的“入世哲学、人文精神”等字眼感动,但是翻开唱片封页看了“我只能爱你到天亮”之类的歌词,我终于相信,就算是孔子他老人家也肯定预料不到几千年后中国有些人的愚蠢和恬不知耻!而那个连歌词和声都要制作人帮忙编写整理却一不留神长起来的什么花儿乐队,是不是也在酝酿在新唱片上市之后通过媒介宣扬已发现多少万盘儿盗版,以给自己厚实的脸皮再贴上一层金呢?

如果还能称得上是一场运动的话,朋克在中国,真正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应该是从盘古开始。那个时候,盘古正逐渐为更多人接受,每天东跑西颠有演不完的出会不完的客。而《猪的三部曲·圈》,也正被赋予着一种神秘,宛如盘古生命里的惟一精品,在各式不同的录音机上被许多人传遍大江南北。是的,我忘不了去年九月,盘古在唐山那激动人心的现场。虽然所有宣传都做好以后,又突然更改了演出日期,但仍有百余名大、中学生逃课,准时赶到演出场地跟随台上那3个大男人疯狂,并且合唱了盘古整场演出除新歌儿之外的所有作品。我绝对想像得到当时敖博内心的激动,虽然他并没有亲口承认,但在随后的酒桌上,从他脸庞流露出的那丝不易察觉的陶醉,已充分证明了他的幸福。我当然知道有很多人不屑着明星着的盘古,因为《猪的三部曲·圈》的尖锐、因为其对北京新音乐的嘲讽、因为主唱敖博那特立独行的观点、因为妒忌……但我要说的是,敖博站在大众的视角所直抒出的愤怒是原始和真实的,他在他能够理解的层面上努力表达的东西能够给人以震撼和共鸣。

在我的意识里,盘古是中国式朋克的真正明星(没何勇的份儿),其次是太原的“隐患”。虽然隐患是在盘古之后很长时间才站到这个舞台,但我知道和敖博年龄大体相当的隐患主唱白军的愤怒史并不比敖博短。中国彻底的朋克虽然永远达不到欧美朋克的高度,但至少它能够成为一种发泄的工具……相比较,我更认可“繁殖”——组队3年已经长大的孩子,他们的冲动是诚实的,没有狡诈和慌蛮。

我不愿意把PUNK这个词看成一种单纯的音乐风格。它代表的应该是一种精神,一种彻骨的争斗和针锋相对。“痛苦的信仰”是这样,左小祖咒是这样,舌头是这样,连王凡还在和生活争斗呢。如果哪天,原来每次演出都跟在乐队后面转、甚至冲到台上比演出的人还兴奋的跟屁虫,突然间就抱起肩膀甚至长出一撮小胡子充上了大瓣儿蒜,你也不必惊讶,他可能也PUNK了!

PUNK,并不是用嘴巴就能够随便说出来的东西。它更深远的意义,是推动你不断做下去、坚持下去的力量。是的,做,用心做!

来源:http://hi.baidu.com/%E6c%B9%F6%85%C4%E6c%D9%D6%B9%F6/blog/item/2c2350977ca2186a55fb9616.html/cmtid/622e9f244f34950d4c088dbd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2-03-11 4:30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高亢和革命的歌曲

发表日期: 2007-10-5 8:44am

提起革命歌曲,比较岁长一些的人应该都不陌生,在当年中共鬼子党可能发出的所有声音和文字什么的狗东西类都和一个词有关系,那就是“革命”。但是虽然铺天盖地,也不知道有多少中共鬼子党的走狗们前边高唱所谓的“革命”歌曲,后边就被中共鬼子党干掉了。

自从七十年代末,所谓的港台的靡靡之音从一些小道来到我们中间的时候,当时还是有很多人不敢听的!可是呢,自从这种靡靡之音来到之后呢,所谓的中共鬼子党的“革命”歌曲也就走向了灭亡了!

真是没有想到,在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又听到了高亢的革命歌曲!这次的革命就是革中共鬼子党的命了! 有这样一个乐队,名字叫:盘古乐队。歌手是来自江西省的敖博先生。我所听到该乐队的著名歌曲有:《怎样杀死共产党》、《你爸爸》、《奥你妈的运》、《中国出了位高智晟》、《圣火》、《人权圣火》、《真鸡巴恶心》等等。 如果有仁兄喜欢听的话,就请您到如下的网站去访问一下: (搜索“盘古”。可以通过破网软件访问) (搜索“盘古”。 可以通过破网软件访问)

为什么要给大家推荐这些歌曲呢?我认为我们有了这些歌曲是我们中国人民的一种升华!我们已经不单是停留在笔上和口头上了,我们已经可以用歌曲的力量来唱衰中共鬼子党了!让中共鬼子党也知道,我们也会高唱革命歌曲!并且是我们中国人民自发地,不受任何干扰地高唱! 在这里谨向敖博先生和盘古乐队表示敬意和感谢!!

异议 2007-10-5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2-03-11 4:34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樊真人:砍下国家的头
(仿作盘古乐队《当国家背叛我的时候》)

从早到晚 稳定稳定
洪水滔天、火山喷发早晚的事
一天到晚 和谐和谐
我却连个说话的地方和舌头都没有
凭什么国家繁荣昌盛
我却犯贱娼盛一丝不挂
说什么民主自由
为民的作猪享受阉割的自由

当国家骗这骗那
我只作粪缸里的石,臭气熏天
当国家砍这砍那
我只想砍下国家的头

2010年09月07日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2-03-11 4:49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时事论坛第105集 : 中共秘密审讯高智晟

新唐人电视 2007-1-2 23:39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这次的《时事论坛》节目。中共司法当局于十二日秘密审讯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这件事情在国际上已经引起了相当大的震动,在一些西方国家和人权团体已经纷纷谴责中共对维权人士的打压升级。那么今天我们就这一话题,请来了时事评论员石涛先生和我们大家聊一聊。石涛先生你好。

石涛:你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十二号正好是世界人权日的第三天,中共秘密审讯了高智晟律师,这个过程能不能向我们的观众朋友先介绍一下。

石涛:这个过程其实说是非常快,为什么说非常快呢?本来在十二月初高智晟律师的委托律师莫少平律师刚刚知道,中共司法当局已经把高智晟的案子移到法院去了。所以在媒体上刚刚曝露出来说,有可能随时要审判,在年底之前可能要审判。就在这个时候,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女士,因为她遭到威胁,遭到国安的殴打,所以在这个背景下,她决定自己走出来了。因为她也是压了一百多天嘛,她一直没有说话,她就觉的这件事我必须得走出来了,同时那天也是十二号那天。她主动来到莫少平律师的律师事务所,和高智晟的侄子一起。而就在这天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发生了。

主持人:就是早上已经秘密审讯过了。

石涛:对。而这时候莫少平本身都不知道,他在后来的通报当中是通过他自己的渠道得到了这个消息。

主持人:得到四个消息。这四条消息是这样的:
“法院已经在三天前公布了开庭的时间和地点”,但是家属并不知道。
第二条说是,“法院为高智晟指定了两名律师在庭审时为他辩护。”

石涛:对。其实当时其中一个主审法官在拒绝莫少平律师为高智晟律师辩护的时候就说,高智晟律师不需要辩护律师。

主持人:这是自相矛盾,他拒绝了莫少平的辩护,但同时他又给指定了两名律师。

石涛:没错。

主持人:第个三说,高智晟在庭审的时候承认了司法机关对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一个指控。

石涛:而这个整个当时的环境,就是法院法庭当时的环境,没有任何第三者,没有家属,没有辩护律师,一切都是中共当局自己指派的。

主持人:所以整个全是黑箱操作。就是你说什么是什么,因为外人没人知道,没有家属旁听,没有律师的参与。

石涛:没错。其实在这个背景下可以说它开庭不开庭都无所谓。

主持人:他给你个说法就完了。我看到这个第四条呢,全力营救高律师的另外一个维权人士胡佳透露出来说,“国际媒体对高智晟案件的炒作和关注,将对高智晟量刑不利”。

石涛:这就是中共这种流氓手法就又出来了对吧。这种威胁在法律上,在宪法上,这都是完全违反法律的,任何人是不能有这种威胁的。其实就在同一天,国家安全局的人在耿和的家里,跟耿和谈了五、六个小时,就是要求耿和放弃为高律师请辩护律师。其中就有这么一条,就是你不要嚷嚷,你越嚷嚷对高智晟不利。那其实我说呢,这些人也怪可怜的,因为在当天的上午已经审判了,就说连国家安全局这些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主持人:就是他们也是被“涮”的对像。

石涛:对。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怕曝光,怕整个国际社会引起反响。

主持人:但是我想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们知道十二号也是个很特殊的日子,我知道高智晟为法轮功学员写的三封公开信的第三封就是二零零五年的十二月十二号,正好是一周年。而且在这一年里边我们知道整个国际社会全在关注这个事情,包括今年年初高智晟所主导的一个全球接力维权绝食,然后在他八月十五号被捕之后,欧洲议会、美国国会都通过了相关的法案,而且告诉中共一定要……表示关注吧,这件事情上。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敢于进行违法的这种秘密审判,说明了什么呢?

石涛:以现在的局面来讲,在我看来就比较又复杂又简单,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表面看起来是非常纷乱的,在同一天,英国的BBC报出一个消息来,指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他获得了中国民航的一笔生意。为什么提这件事情呢?我们原来分析过,就是当时上海帮的时候,胡温在整上海帮的时候,在我看来,整个过程,胡温和上海帮以江家势力为代表这两种势力的一种斗争的延续。你注意看一下在十二号之前,就在十二月初,十一月底,媒体上连续曝出了几件事情:黄菊病退,而且有消息说曾庆红也要退休,但是向胡锦涛提出几个条件。曾庆红打乱了政治局的会议,提出来说我要退休了,要几个条件。而同时呢,突然又有一个消息说,黄菊在一次会议上公然来嘲笑胡锦涛。接下来又有消息曝出来,说江泽民的儿子在秘密接受调查,而江泽民在这个时间呢,一直在北京。我想说明的意思就是,胡温空降了三个直辖市的纪委书记,上海、北京、天津,不是地方选举的,就是不是当地直辖市选的,全是从中央直接派过去的。

主持人:好像和胡温比较亲近的。

石涛:没错。而且就在这段时间里头,全国有十四个省的一把手,所谓它的党支部书记,党委书记,全都换了,而且换的人全是他团系的这些人。所以这个过程一直是权力之争的过程,而且可以说现在达到了一种白热化,我为什么这么讲呢?包括的案子,包括到现在高智晟律师的案子,它的作法完全是流氓作法,它都不顾及自己任何的面子,就是基本的法律程序都没有。

主持人:他虽然不让国际社会关注,但是没法不关注,这事情出现之后,就是十二号秘密审讯之后,欧洲议会就表示遗憾,包括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的欧议会副主席爱德华,包括美国方面,包括世界各国的人权团体,都在表示关注。象你说的,中共所表现出的这种乱象里边,好像它也是有什么东西在后面操纵这一切。

石涛:没错。它实际是两股力量,而且它确实是一直想削弱国际社会的影响。十二号有另外一个就是六方会谈,它把六方会谈,就是朝鲜的事情,大家知道了,美国对朝鲜这件事情一直非常头痛,正好同一天,它把六方会谈出来。而这两天是所谓美中的经济会谈,因为美国去了重量级人物,也要跟中国来谈。所以它要把这件事情提上来,目地是压高律师这件案子对整个国际社会产生的影响。但是整体在我看来,它就是权力之争的过程。那另外一个背景就是说,有消息曝出来,所谓的中央政治局有一个扩大会。

主持人:这我也看到了,说十一月十号,包括各省的、军区的都来了,开了一个扩大会。而且其中胡温提出来的有七项重大议案被否决了。

石涛:对,其实这七项重大议案直接关系到很多人的利益。

主持人:是哪些议案呢?

石涛:这七项里头呢,其中有包括中共中央十七大的组织和选举议程;中央部委和地方组织的选举议程;第三是纪委的选举议程。而这三个选举议程里,都提出了一个差额选举,而且扩大了差额选举。这种扩大了的差额选举很简单,有人会被选下去。

主持人:而且这差额的比例很小很小。

石涛:对。但是呢,他受不了,道理很简单,他已经既得利益在这儿了。第二,通过胡温对上海帮的整治,作为地方势力来讲,我们就说原来开玩笑讲,中共拉出去一个枪毙一个可能有冤的,就说这种结构性腐败造成的这种官员,很难说哪个不腐败。所以出现差额选举,一旦他位置不在的时候,他自己知道很危险。

主持人:你刚才说的这个倒提醒我,原来没听说胡锦涛的家属有什么经济方面的,或者有腐败的迹象。但是现在我看十二号同时报出来的这条胡海峰,就是胡锦涛的儿子,接手了上千万美元的这样一笔生意。好象也是一种暗示,就是说,“你也不是好东西”。

石涛:没错,它报的很有意思,报完它说,中国全国的机场都要用这个东西,然后说,那这个公司的领导就是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然后呢这个报导就说,那当然他们从技术本身上,从产品本身上去考虑,但是又挂了一条说,在中国,中共的官员的家属和经济的挂勾是很难解脱的。
其实我刚才就说这意思,就是说它摆出来这两条,在我看来就是,你不能说这件事情不是事实,但是这个时间放出来,和对高智晟律师这种野蛮的做法,在同一时间,那是有人精心策划和选择的。

主持人:就是这件事情出来了,你也别出声,因为我给你放这条消息,大家知道你也是什么东西。

石涛:对。但是呢,它直接造成的影响是冲着胡温去的,对吧。做为国际社会来看,那现在是胡温来当政嘛。就象我们刚才讲过的,这是之间内部的权力之争的结果,换句话说,还是我们原来说过的那个道理,胡温的死穴就在维系共产党本身。

主持人:就是说如果他要保持着这个体制不变,或者集团利益大家还这样相互互着,那恐怕这个没法走过去,因为永远会有人给他使绊子。

石涛:他就不可能(不给他使绊子),因为这种体制造成了,共产党的体制就是任何一个再好的人,坐在这个位置上,他都得坏,因为不是他要坏,而是他不得不坏,就是这么个概念。我们回过头来说政治局的扩大会。后面还有几条:温家宝提出来在休会期间,党代表犯了错误,在休会期间是可以被弹劾的,一下就反了,那就是说有可能谁就下去了,对吧?这个没有通过。还有一条呢,叫纪委职权问题,就说纪律的职权要从上一级下来,如果有问题的话呢,他可以向上一级领导汇报。其实就是现在的上海帮出现状况,就是通过纪委这么下去的。作为地方官员,几乎大家都反对,道理很简单,就是地方官员现在的既得利益,就受到中央的胡温的一个威胁,所以这突显出,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和现在的胡温的这种方向的对立。这也就反映出来共产党体制核心内部的分裂和瓦解,它是因为利益造成的。

主持人:所以我们看到这个,按照这个分析,十二号中共匆忙的审讯高律师,恐怕跟后面的内斗也有关系。那么我们看到接下来呢,因为现在尽管他这第四条放的是对国际社会的威胁,不要嚷嚷,否则的话,对他量刑不利,但是我们看到了整个国际社会非常的关注,而且很多谴责的声音出现了,那它下一步会怎样呢?

石涛:怎么说呢,在它的选择来讲,我个人的看法它是互涨互消的,而这种互涨互消的过程呢,怎么讲呢,我过去讲,共产党完的时候,在我看来,一定是自我斗争的过程,因为中共这五、六十年来,但它杀了那么多人,它的斗争过程中、杀人过程中维系着它。原来有那么个说法,就是枪手一定死在枪下,箭客死在箭下,共产党一定死在它内斗之下,当然这是表现的过程。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们就说天灭中共,我觉的天灭中共这个词呢,就非常的“靠”,为什么说呢?在十二号的同一天,在国内非常著名的一个乐队,叫盘古乐队,它出了一首歌,就叫《天下出了个高智晟》。

主持人:我也听到这首歌,整首歌就一句话:天下出了个高智晟,但是曲调用的是信天游,西北的民族曲调。

石涛:没错。而且盘古乐队来的就有意思。我可以给你介绍一段盘古乐队的灵魂主唱在九九年他写了一篇文章,在文章里有这么一段话,这个人叫敖博,他说:“1949年以来,中共独裁暴政的所作所为表明,它自食其言、毫无诚信。它说要给人民民主,却给了人民专制;它说要给人民自由,却给了人民监狱;它说要给人民法制,却给了人民暴政……”高智晟律师的这个案子,就是完全跟他这个验证了。我为什么说天灭中共这个有意思呢?盘古乐队出来以后的一个口号就是反共,他就明确说,他的出现就要让共产党灭亡。

主持人:这个是在他成立之初就打出来的一个牌子,而且很奇怪的是,在那种情况下,有这么一帮年青人,有这么特别强烈,特别明确的一种主张,这是非常难得的。我们知道由于这些年社会道德的下滑,包括在校的大学生啊,包括所谓社会的良心的知识份子阶层,基本上敢于挑战中共和真正直面中共这种邪恶的并不多了。

石涛:没错。盘古乐队刚出来的时候叫地下摇滚,它是九六年春夏的时候,但他的出生地就很有意思,他在南昌,而他的第一个音乐室,录音室,就在南昌的“八一”广场纪念碑的边上,离那个地方只有一百米左右。为什么天灭中共我觉的有意思呢?高智晟律师出生在哪?陕北的汉子。

主持人:离延安很近。

石涛:对!“南昌起义”,这是共产党的历史啊。

主持人:我记的你说过的相生相克的理啊。

石涛:对。

主持人:这倒是冥冥之中有很多看似巧合的事情,好象都是已经安排好了。

石涛:没错。你说它没有原因,那今天摆的就是这样了。而且就是说,盘古有一首歌词我可以跟大家介绍一下,歌词就叫:驱除共产,恢复中华。上来就说:

“我的祖国不是共产党的祖国,
我的人民不是共产党的人民,
我们中华民族没有共产党这一族,
我们的四大发明没有发明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人不是中国人,
中国共产党人连人都不是,
只有消灭中国共产党,
我们炎黄子孙才有希望,
我们的祖国才有未来。”

主持人:非常的旗帜鲜明。

石涛:没错,非常非常鲜明。我觉的大家真正想解决问题,胡温的这种联合,如果它真能顺应天意的话,都回到那个老话,退党,带头解体共产党。

主持人:现在我看“三退”的人数已经超过一千六百多万。

石涛:对。我今天突然有这么一个想法,因为我看到这个资料,整个这个过程就是,高智晟真的搞不好他是代表性的一个人物啊,起码二零零六年,他是个代表性的人物,因为很多人对共产党报有希望,或者对共产党有一种惧怕心理的人,那高智晟做了一个非常大写的人吧。

主持人:您说的这个高智晟效应,我们也看到二零零六年确实是如果评选风云人物,高智晟应该是当之无愧的,西方叫作“THE MAN OF THE YEAR”。到年底啦,我们马上过圣诞节,然后是新年,看到高律师近况和高律师家人耿和和孩子们的遭遇呢,确实我们心里也是非常难过,所以在节日期间吧,也是祝愿高律师和他的家人能够平安。

石涛:从我自己理解的角度呢,就象胡佳后来在他的文章里提出来的就是,共产党已经告诉了它的弱点,就是它怕别人说,那我就非常希望电视机前的观众和所有海外的朋友,向你所在地的政府议员,你所在国家的外交部长,总理也好总统也好,写信,告诉他们这件事情,把高智晟律师在中国共产党统制下的遭遇,把这件事情告诉每一个人,告诉我们身边每一个人,一定让每一个人都知道。

主持人:开始的时候您提到,在整个国际社会关注高律师这种情况下,中共还敢于明目张胆的在每一个步骤当中严重违法来进行这种秘密审判,倒是应了一个评论员的话,就是,“我是流氓我怕谁”?或者说,“把流亡耍到底”。

石涛:对,中共目前生存的条件就是对内镇压和欺骗。它不接受莫少平律师,但是它自己又找俩律师。目地给谁看?给国内被封锁消息的老百姓看。对外,它就是钱,做买卖,包括现在的美国政府的高级代表团到中国去,我就有钱你怎么着吧?我就有市场你做不做吧?所以完全就是流氓。它没有任何其它的人性啊,道德啊,尊严啊,什么都没有。

主持人:非常的赤裸裸。在节日的最后呢,我想我们就听一下我们刚才提到的盘古乐团来演唱的这首歌,叫作《天下出了个高智晟》。

观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论坛节日我们就先聊到这里,谢谢石涛先生。我们明年(2007)再见。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2-03-11 5:28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白寶山教導我們
November 5, 2007

對盤古第一個印象大概來自上次他們來台灣宣揚台獨,這樣政治立場鮮明的歌手往往博不得我的好感,但說來諷刺的是,現在台灣歌手都流行把中國說成內地,政治立場是不鮮明了,卻也散發渾身銅臭。畢竟錢是不分國籍的,美金可以轉成台幣,台幣可以轉成人民幣,經濟掛帥之下確實是不太需要國籍意識的。我雖然不喜歡政治立場鮮明的歌手,但還是寧願他們立場鮮明點,至少還代表在錢之上他們是還有夢想的。

離題了,就來說說〈白寶山教導我們〉吧。選這首歌是因為這首歌給我的印象太鮮明了,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被嚇了一跳,音樂與歌詞都十分的暴力,我本來以為這是一首諷刺的歌曲, 上網查了一下白寶山是誰, 結果原來不是我想的那樣,以下是白寶山的故事:

此案被公安部列為1996年1號案件。
此案被公安部列為1997年中國十大案件之首。
此案被國際刑警組織列為1997世界第三要案。
此案轟動了北京,轟動了新疆,轟動了警界軍界,震動了國務院、中南海,影響遠達海外。
此案主犯白寶山,持有“五六”式半自動步槍、“八一”式自動步槍、“五四”式手槍,先後殺害軍人、警察和無辜群眾15人,擊傷15人,并在獄中殺害2人。其犯罪手法之殘忍,令人髮指。
白寶山在監獄中說:政府這樣對待我,我出去就要殺人。如果判我20年,我出去殺成年人。如果判我無期徒刑,我減刑出去,殺不動成年人了,我就到幼兒園去殺孩子。
白寶山每次作案,都要開槍殺人,並攜帶上全部子彈,準備頑抗到底,是建國以來罕見的反社會反人類反人性的殺人狂徒。
白寶山作案手法極其狡猾,膽大妄為,具有極高的心理素質和射擊技術。作案計畫周密,具有高超的反偵查手段。
在緝捕白寶山長達一年半的時間裡,北京市公安局、河北省公安廳、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協同作戰,出動警力數萬人次,與這個殺人惡魔進行了幾番較量,終於將其緝捕歸案。

下面是白寶山的一些談話片斷:
他僅僅因為盜竊了人家幾件衣服,就被判了4年徒刑。在服刑期間, 被揭發出另一件事:他因喂鴿子,入院盜竊人家1書包玉米,被主家發現,追出來,他用木棍打了對方頭部一下──結果,他被冠以搶劫罪,加判了有期徒刑10年。
「我想過了,法律這樣判我,我服刑出來,就去殺人,殺死那些受法律保護的人。如果法律判我20年,我出來殺成年人;如果法律判我無期(徒刑),減刑後我出來年紀大了,沒能力殺成年人了,我就殺孩子,到幼兒園去殺,能殺多少殺多少,直到殺不動為止……」
「我出來並沒想重新犯罪,我給自己設計了兩條道路,如果我能夠正常地生活下去,我就不再犯罪;如果不能,我就去搶。」
「我回到北京的第1件事就是跑戶口,先後跑了6、7次,他們就是不給我辦。我認為,我已經從監獄裡出來了,起碼也是個公民,可派出所不給我辦戶口,我吃什麼?我不能靠父母養我一輩子?我這個要求不過分,我要生活。我對我母親說,派出所要我送禮,我連吃都吃不上,拿什麼東西送給他們?」
「我犯了這麼大的罪才有權利在這兒講幾句話,這個代價太大了,多少人的鮮血換來的今天……我對無辜死亡的人……(哭)……說聲對不起……(哭)希望以我為誡,不要做一個對社會有害的人……」
(法庭上的最後陳辭)

這首歌是為白寶山發聲的,盤古讚揚那樣暴力的革命,他其他的歌曲也聽得出來,這便讓我起了一些疑竇了。音樂十分具有煽動性,很多人用音樂來為自己的意識形態發聲。就如濁水溪公社,閃靈,或著是前兩年高唱紅花雨的胡德夫。這確實是十分有用的步數,我並不喜歡這種方式,拿音樂來作為政治宣傳,所訴求的往往是非理性面,畢竟音樂本身便是帶著某種狂歡式的迷信崇拜,當把這樣的理想性藉由音樂這樣非理性的膨脹後,我想到的第一個畫面就是法國大革命,第二個畫面是文化大革命。例如白寶山,他是一個殺人魔,即使不可否認的是這個社會逼他至此。白寶山說,「我沒辦法,我這人什麼也不會幹,除了搶,我做不了別的。」我們便無法不去同情這樣的社會角落。白寶山事件成為了社會正義的角力,社會正義是在壓迫的一方還是在反抗的一方。

於是關於這首歌我的兩個解讀,前提固然都是為白寶山的遭遇發聲,第一個解讀便是盤古讚揚這樣的暴力革命。「殺人不要留下屍體,武器從敵人手中奪取,埋人的坑不要挖得太淺,搶劫的時候一定要殺人。」像是教導革命份子如何掀起社會巨浪,如何從下層社會裡掀起鬥爭。在〈暴力粉碎中國〉裡如此寫道:「沒有武力就沒有民主,沒有炸彈就沒有發言權,只有暴力才能粉碎中國。」用這樣反社會的意識形態來重建社會似乎是盤古的基底,他們崇尚暴力,崇尚革命,我們便想像得到他們有如法國大革命時候將主政者送上斷頭台的樣子。這樣的思考實在是很危險的,當然從這方向亦可以探視這種暴力意識的背後,便是以下的另一個解讀。

這一個解讀則是這首歌確實是一種諷刺,不是諷刺白寶山,而是藉由白寶山諷刺中國社會。畢竟〈白寶山教導我們〉的故事並不如胡文海的故事之可歌可泣,有點像台灣的王文孝與湯英伸,關於這樣的諷刺我聽到的便是「白寶山是個好人」一句。殺人搶劫如果不以革命來講,要扯上好人實在太遠。如果讓一個好人去殺了這麼多人,這便是社會的問題了。為何會讓這個社會出現殺人放火?歌詞不斷的重複白寶山的想法,究竟是怎樣的社會讓人有如此的反社會意識?

白寶山這首歌另一個諷刺方向,則是不斷的重複白寶山教導我們殺人,搶劫,像是由上而下,並且稱頌白寶山是個好人,而陷入了白寶山的個人狂熱。白寶山殺人搶劫的歌詞我們能夠清楚的認知不正義,但是藉由教導這個字詞便讓一切合理了,像是隱約的諷刺上位者,而我們對白寶山的認知與對上位者的認知截然不同,(就如同現今還掛在天安門上那照片裡的人),我便不得不把這首歌往朝統治者的諷刺解讀。

以下是〈白寶山教導我們〉歌詞

白寶山教導我們殺人不要留下屍體
白寶山教導我們武器從敵人手中奪取
白寶山教導我們埋人的坑不要挖的太淺
白寶山教導我們搶劫的時候一定要殺人
白寶山教導我們遇到警察不能跑要迎上去打,要迎上去打
白寶山教導我們派出所要你送禮就給他們子彈,就給他們子彈
白寶山教導我們買槍不如搶槍,買槍更容易暴露
白寶山教導我們工作的時候不要留下任何指紋
白寶山教導我們不要打架不要罵人,要麼就把他們殺掉
白寶山教導我們每次做事都要做好有去無回的打算,不要考慮自己的得失
白寶山教導我們隨時隨地要準備殺人滅口
白寶山教導我們
白寶山是個好人

我在blog上po了一篇白寶山的感想,就是盤古的策略成功了。
想想真不甘心。


来源:http://www.wretch.cc/blog/A00080245/22286685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2-03-13 22:46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木子:乱弹盘古1983

当我在大街上看到人群,感到悲伤,就转过身点上一只烟,堵住眼泪和嘴。

这是正月十五的夜晚,看到这个城市被礼花染红的天想到一个女人脖子上蓝色的静脉血管。

早上父亲电话叫我过去吃饭,我很坚决的拒绝了。我知道他很伤心,对我。可是我实在无法忍受那种虚假的其乐融融的亲情。和一大堆他第三任老婆的亲戚们坐成一桌吃猪肉并像猪一样的笑,说股票和房子以及考公务员。吃毕女人男人们一起聚众打嗝放屁嗑瓜子看电视晚会。所以我在黄昏的时候一个人吃了泡面,对面阳台上一个女人在炒菜,由于动作过于投入,乳房的颤动特别明显。

我好像从记事起就喜欢一个人这样胡思乱想。即便我开始准备30岁了,身边的朋友陆续的结婚屙娃娃,很多时候我恨我自己怎么还不着急。

于是去超市买啤酒,收银的女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无数次的购买相同的商品,结帐时候突然对我说:你买酒是一个人喝还是和朋友喝?

有些像逃样的走出那家超市,感觉像手淫被人发现。

习惯性的看KS的BLOG,如果她没有那么多大人的思维和欲望,我想我会一直的更爱她。

那我自己呢?更卑劣和懦弱的估计是我。

这个城市在慢慢变黑。我在听邓丽君,若干年以前,一个白胖的中年男子曾经和我说过,邓丽君把人唱的骨头都酥了。而邓小平改变了他的社会阶层。

提到这个猥人,好像我们这一代一直在他老人jB的阴影中手淫,,,不,意淫,更不!是生活,冲满残酷和朝气的生活。

谁在给我们饭吃?谁让我们可以在这里活下去?我们应该感激涕零哭爹喊娘山呼万岁了吗?换了一个奴隶主,我们是否真的日新月异换天地了?

祝愿这个祖国锣鼓喧天繁花似锦,祝愿那个老人在南中国海边画了个圈然后死在北中国内陆。死刑是我们的一种教育手段。

1983年,多少青年被流放或者失踪?我没有谈1989年。但是在某一种意识形态和历史条件下从几千年开始,一直雷同。

所以现在一大街的李咏和王小丫会告诉你:恭喜你,答对了。好莱坞的嘴脸李莲英骨肉。

答案是粒子烫和低腰裤。还有在北京13CLUB 用愤怒和压抑下酒买醉白领朋克,后朋,歌特们―――即便他们艳遇未遂回家后在互联网上辱骂月薪2000以下的中国人,即便他们仍然月底和父母要钱在偷情的时候装醉逃避支付钟点房的房价。我们该理解他们,因为他们像极了1945年以后的日本人,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宽恕他们。

日本啊,从上个世纪初期,你们的右翼和左翼害了中国整整几代人啊!

走了一个败家子,来了一个法西斯。

于是,盘古在遥远的北欧有惊无险的唱道:那么我就说给胡锦涛,一个法西斯的的下场。

他是知道的,从1949年以来的所有内倾外轧只有中国特色的官本位在作祟,代价是数万亿的中国老百姓。

时间到2007年,能知道并理解中国现状的人有多少?

是歼10的雄猥?打卫星的跳墙之举?温总理的年度政府报告?频频举杯频频不断的摇滚晚会和摇滚之交缠绵到天亮也可以点头之交?

年后被单位若干所谓领导逼得想杀人放火射精射子弹,听说摇滚可以释放并获得自由解放,所以暂时一射暂存一时。

最近听了一系列盘古专辑,从杀杀杀,暴民选集,南昌才是首都,全民皆病,奥你妈得运,到1983。最后感觉听东西和理解东西都是后来为主。所以选择1983为可以反复理解的专辑。

盘古2006年第一张最新专辑《1983》
(请君免费传播 功德无量)

盘古2006年第1张最新专辑《1983》共14首歌:

01 洪都
02 我买的第一盘打口带
03 83浪子第一家
04 跑步消灭共产主义
05 让我象一个人一样站起来
06 奥你妈的运
07 一个人去革命
08 驱除共产恢复中华
09 狂躁
10 一个法西斯的下场
11 我爱暴动
12 1983大屠杀
13 忙于各种沉默
14 罗汉

提前预告:盘古乐队2006年2月第2张最新概念专辑《白军》。大概有22首全新作品。
此两张概念专辑,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创作方式。《1983》是“声光化电”,《白军》是完全不插电的原始即兴硬核朋克。萝卜青菜生猛麻辣,相信大家应该各有所爱。话就说这么多,请大家无限传播!谢谢。
最后送给大家一句托尔斯泰的名言:
“你可以攻击我,但请不要攻击我所追随的道路。如果我知道回家的路……不能因为我在行进的道路上跌跌撞撞,颠簸而行,就说这不是一条正确的回家之路。”

盘古乐队2006年元月于瑞典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2-06-18 3:53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12-11 5:06
帖子: 186
專訪盤古樂團 談六四23周年之變化

视频地址:www.youtube.com/watch?v=vxIqHSD5OkU

【新唐人亞太台2012年6月4日訊】一九八九天安門血腥鎮壓之後,兩岸在民主與人權,更明顯的走了完全不一樣的道路,而幾乎每一年的六四,只與中國一水之隔的台灣,也都會聚集許多中國民主人士,在這裡,關切中國的局勢與未來。接下來的新聞,我們帶您看到,六四天安門屠城二十三周年,倡導中國人權的盤古樂團,受邀來台演出,主唱敖博接受新唐人亞太電視的專訪,對於今年中國出現的變局以及台灣總統馬英九的人權態度,都提出了深入的觀察。

留著絡腮鬍,他就是盤古樂團主唱敖博,每年都紀念六四,今年他來到了台灣,敖博在這個與中國一水之隔的福爾摩沙之島說,此刻,他看到了中共的政治危機,與中國的希望。

盤古樂團主唱 敖博:「有些並不是那麼活躍的,都會覺得好像,應該是要到時候了,應該要出來講一些話了,你說中國社會道德淪喪也好,或是怎麼樣也好,給你一種好像沒有甚麼希望的感覺,然後今年由於出現了大家意想不到的一些事情——其實早就在鬥了,只是說沒有那麼公開化,對不對」

「驅除共產,恢復中華」

六四二十周年時,盤古樂團在歐洲巡演,今年特地來台參加悼念音樂會,觀察台灣總統馬英九的中國人權態度,敖博直言表示:「當然他是比較投機一些,他們對中國國內的情勢分析,我覺得應該更加理性化一點。」「你的歷史定位,就看你這四年怎麼做,這很重要,特別是對中國政治處理的適當與否,還有對人權、民運、法輪功,這些我們說,代表中國正義的力量」

「一顆流彈打中我的胸膛,剎那間往事湧在我的心上」

六四23周年,敖博說中共已經擋不住民心思變,同天,六四學運領袖王丹也在臉書上說,期待六四「凝聚民間力量翻案」而非「中共當局的平反」,晚上這些中國民主人士,將共同在台灣的自由廣場,聲援悼念六四死難亡靈。


新唐人亞太電視 阜東 陳真 台灣台北報導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3-03-13 23:55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12-11 5:06
帖子: 186
“讓貪官聞風喪膽” 盤古力作《恨國者》

【看中國記者張頌宇採訪報導】以音樂堅決“反獨裁專制”的盤古樂團,2013年3月在台灣推出了最新專輯《恨國者》;專輯的15首歌曲集結了盤古樂團成立近20年來的作品,表達作為一個流亡海外的中國人,從愛國者到恨國者的自我革命與蛻變進化的歷程。

樂團主唱敖博表示,《恨國者》專輯涵蓋了盤古從1996年建團到現在各個年代的作品,內容表達了對專制獨裁的反抗、對社會現象的關注與反思。比如,歌曲《讓我像一個人一樣站起來》傳達了對專制的怒吼;《比死還可怕的事》則講述普羅大眾由於忙碌於生活、工作,人們漸漸忘記了社會上還有更重要的事需要關注,這是比死亡還可怕的事,“所以我就用了比較強烈的語氣來寫這首歌,希望喚起大家關注一些社會議題。”

“漸漸應證 我們唱的一點不過分”

盤古樂團的歌曲,強烈放射一種義無反顧、寧死不屈的精神,敖博表示,有的人剛接觸時,會感到歌曲很極端、激烈,但是這些年,包括近年中國發生的越來越多事件,讓很多人漸漸能體會盤古表達的聲音,所以現在中國的民眾認同他們的人變更多了。

他舉今年初民眾聲援南方周末事件為例,“有的人被打壓了、被約談了以後,他們才知道,喔,原來盤古唱的這些是有原因的。”“大家會想,我們只是一個正常的活動,竟然會被這樣嚴厲的對待。尤其這是很多年青人過去沒有碰過的事情,他們以為那只是一些民運、異議人士,才會碰到。其實每個人都可能會碰到,只是你運氣好,還沒碰到而已。”

“特別是一些年青人,過去對社會上的一些事不清楚。畢業以後,到社會上工作,碰到種種的事情,就應證了我們歌中批判的一些情況。原來沒有碰到,覺得我們唱的過分了,但是體驗過的人,就知道我們唱的一點都不過分。所以聽我們的變多了。”

敖博表示,《恨國者》專輯延續了2008年發行的《少年》專輯風格,但更注重表現歌曲的原始味道,比如以木吉他配樂等等,降低了重金屬感。

《恨國者》專輯發行介紹,15首歌曲作品代表了盤古樂團20年來從愛國者到恨國者的自我革命、蛻變進化的歷程。從流亡到獨立,從愛到恨,敖博聲嘶力竭的重複訴說一個個人們不能逃避的現實真相。“他的歌可以扯破面具戮個血肉模糊,朱門酒肉臭的貪官污吏聞風喪膽,善良老百姓拍案暗爽。”“如果有所謂砍頭也不怕的大無畏獎項,非盤古莫屬。”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3-03-14 0:01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12-11 5:06
帖子: 186
让我像一个人一样站起来

西藏抗暴54周年台北大游行现场遇到当年刺杀蒋经国的勇士、今天的人权斗士黃文雄先生(照片)——盘古作品《让我像一个人一样站起来》就是为黃文雄先生所创作。

via hundunzhe@twitter

附件:
BE-3v_ECcAEsW7f.jpg

《让我像一个人一样站起来》(2002)

这是一个没有人的国家
这是一个没有人的社会
这是一个没有人的民族
这是一个没有人的历史

让我像一个人一样站起来
let me stand up like a man



《让我像一个人一样站起来》收录在盘古2013年由台湾唱片公司“有料音乐”发行的实体专辑《恨国者》中


您没有权限查看这个主题的附件。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3-03-29 2:20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12-11 5:06
帖子: 186
---------
2013/03/18发哥开讲读书会
访问盘古乐团主唱敖博还有江霞姐 介绍盘古乐团的新专辑《恨国者》



《恨国者》

我恨这个国家
我恨这个政府
我恨不能粉身碎骨 送它入土

我恨这个压迫
我恨这个极权
我恨不能呕心沥血 把它消灭

我恨这个统治
我恨这个专制
我恨不能万死不辞 将它杀死

我恨这个欺骗
我恨这个谎言
我恨不能披肝沥胆 刺它万剑

我是个恨国者
我是个恨国者
我恨不能 恨不能 恨不能 国破家亡
我恨不能 恨不能 恨不能 亡国灭种


吴锦发:今天非常特别,请到盘古乐团的主唱敖博来到现场,还有我们的江霞江大姐来到现场,为敖博的摇滚CD《恨国者》来做一个发表会,做个专访,第一首这首《恨国者》就让我震撼,血脉贲张。

江霞: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震撼哪!

吴锦发:其实,敖博,摇滚乐写到这样的程度,对台湾的听众……这个歌要是能够到中国去恐怕是更大的冲击。你对国家的观念是怎么样的?你为什么写这首歌叫做《恨国者》?你的心理状态是怎么样的?

敖博:这张专辑有个简单的前言,我组盘古乐团大概有十五六年、快二十年了,实际上是一个从爱国者走向恨国者的历程,其中有很多曲折或说转变,这张专辑等于是对所有这么多年历程的一个总结陈词。

吴锦发:对传统的儒家教育、中国教育来讲,老实臣民都要爱国,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同样的从头到尾就教育说要爱国,但是你写的这个歌词是:“我恨这个国家”。其实在古代的思想里也曾经存在过,你看古书里面对朝代的暴君时,他会讲:“吾与尔俱亡”,我跟你同归于尽。所以你对整个这首歌的创作的过程——我看到你讲“我恨这个专制,我恨这个极权,我恨这个国家”,最后这句最震撼的,“我恨不能国破家亡,亡国灭种”,你写这首歌的时候那种情绪,有没有想到说,这样一种情绪出来,对僵化思考的中国人会是怎么样的一种触发?

敖博:中国人——像鲁迅曾经讲的: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人自己是不肯动弹的。你每动一下都要流血,都要很多东西,所以我们的歌词除了表达我们的情绪、认识和想法,实际上还要很投入地全身心灌注进去,才能写出更深刻的东西。

吴锦发:江霞姐,你听了这首歌之后,用简短的几句话说一下你的感觉。

江霞:其实,我到电台里和锦发也讲过,我是感慨良多,敖博会从一个爱国者变成今天的恨国者,基本上是这个国家害得他如此。朋友们应该知道敖博他是一个怎么样的背景,他就是来参加228的音乐祭,结果他上台说“我支持台湾的民主”,结果回不了中国了。

吴锦发:“我支持台湾独立”。

江霞:支持台湾独立,台湾人独立的想法是对的。后来他们就开始流亡,流亡到世界各地,反正能够跑到哪里就到哪里,反正就是不能回他的国家。

吴锦发:我听到这首歌真的感觉到伍子胥过昭关的感觉。


《让我像一个人一样站起来》

这是一个没有人的国家
这是一个没有人的社会
这是一个没有人的民族
这是一个没有人的历史

让我像一个人一样站起来



吴锦发:听众朋友,我是阿发,这里是阿发开讲,今天非常特殊,请到盘古乐团的敖博来我的节目,谈他最新的CD《恨国者》,阿发以前成名的小说叫做《叛国者》,所以心有戚戚焉(笑)。刚才听的第二首歌是《让我像一个人一样站起来》,敖博有提到说,这是纪念黄文雄先生当初刺杀蒋经国的过程。歌词很震撼,他说:“这是一个没有人的国家,这是一个没有人的社会,这是一个没有人的民族,这是一个没有人的历史”。讲独裁政治之下没有人的尊严,所以呢,“让我像黄文雄一样当个刺客,像荆轲刺秦王一样,让我像个人一样站起来”……

江霞:你有没有觉得独裁者都喜欢说——像马英九一样说——“我没有把你当人看”,然后呢,(马说:)“我觉得没有人是反核能的”,好,所以,柯一正就说:“我是人,我反核。”柯一正这样一张纸条,就让全台湾那么多人站起来。像敖博这样的歌,我坐在这里听这样的歌……

吴锦发:超越种族。

江霞:超越种族,超越党派,没有藩篱,人性最内心深处的一种尊严。

吴锦发:其实我觉得国民党、共产党、民进党都要反省,在你眼中,“人”到底是什么?敖博,你写这首歌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动机?

敖博:只要是独裁或者专制国家,包括原来国民党统治的白色恐怖时期,是没有人的存在的,没有这种价值观的,因为他们不把你当人看,予取予求,视人民为草芥,草芥不是人,只是草芥。草菅人命也是一样的,这些都是相通的。无论是什么样的专制,什么样的独裁,从全世界的历史来看,都是没有人的存在的。

吴锦发:另外一个我觉得这首歌很动人的地方就是,你也在鼓舞台湾的人民,“你要像个人一样站起来”,像黄文雄这样。因为台湾有些人就是对人权观念不清楚,他活得也不像人。如果你没有作为人的尊严和感觉,统治你的人也不把你当人看。这首歌真的很震撼,虽然你是中国来的音乐家,但你谈的都是台湾人应该面对的东西。

江霞:其实也是我们内心的呐喊。

吴锦发:敖博,你怎么看台湾的人民和人权的问题?

敖博:这么多年走过来,(台湾人的)意识在慢慢觉醒,虽然不多,但慢慢通过这么多年的经历,无论是通过原来和国民党斗争,还有更早的日占时期的反抗,加之全世界的民权意识都开始茁壮成长,实际上我觉得每度过一天,是更加向人的方向迈近一步。

吴锦发:我觉得震撼是因为台湾虽然也有一些摇滚乐者,但是还没有人敢这样一刀直指核心,台湾现在的流行音乐唱来唱去都是爱情……

江霞:因为心里有个小情种啊。

吴锦发:对,没有东西。你这个CD真的给我很大的震撼。


《幸福水库》

每年幸福水库边都有人哭
因为每年幸福水库都有人淹死
淹死在幸福水库里的人已不计其数
幸福水库就像为人民服务
名字好听 是个陷阱
要死人的


《你认为你能成功射杀国家主席吗》 (2001)

任何人只要他愿意
都可以用自己的一命来换主席的一命
任何防范措施都阻止不了一个有决心的刺客
一个有决心的刺客 一个有决心的刺客

你不敢把一根东西插入主席的咽喉
就要敢把一颗子弹射入主席的猪头
你不敢把一根东西插入主席的咽喉
就要敢把一颗子弹射入主席的猪头

你认为你能成功射杀国家主席吗
你认为你能成功射杀国家主席吗
你认为你能成功射杀国家主席吗
你认为你能成功射杀国家主席吗


吴锦发:独裁者他会产生一种幻觉,人家一鼓掌,他觉得自己是神,他是不死之身,他忘了他还是肉体。

江霞:台湾也有一个主席,我也听不下一百个人说过,他想要去“杀杀杀”。

吴锦发:这首歌让我想到荆轲刺秦王这个故事。荆轲刺秦的时候,秦始皇不是高高在上不得了吗?他讲话别人都发抖,结果荆轲刺杀他的时候,追得他像猪一样逃命。这个故事提醒独裁者,你不要以为你是神,你也不过就是一般的肉体而已,对独裁的另外一种警告。

敖博:这首歌我没有搞得很严肃,整个曲风其实蛮轻松的,我只是在阐述这个道理,就这个意思。

江霞:今天终于知道什么是摇滚了。摇滚就是用这么简单的两句话,讲出心里的呐喊,讲出一个理念。

吴锦发:摇滚本来就是对体制的反抗,把人们带到一个思想境界里,如果你只是顺着体制在思维,你不会成为有尊严的人。这个真的让我很震撼。如果人没有思想的话,人和一头猪是一样的,和躺在猪圈里是一样的。“你认为你能成功射杀国家主席吗”,表面上好像非常刺激,但是单刀直入,是对独裁者的警告。

江霞:想到我们反核,开始几个人,慢慢增加到一万人,然后就靠一句“我是人,我反核”,可以号召二三十万的人站出来。独裁者怕不怕?怕呀!他要想尽方法来转移你们的视线,台湾现在不是也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吴锦发:同样被日本殖民过,在日本殖民台湾期间没有发生严重的敢刺杀日本统治者的事,但是韩国接二连三,安重根就把伊藤博文(明治维新后曾四任日本首相、时任日本枢密院院长)刺杀掉了,还有李奉昌刺杀日本昭和天皇,丢手榴弹,还有尹奉吉这些,日本的亲王怕都怕死了。韩国人接二连三哪。但是我们的民族性……在我看起来台湾人是不是太软弱?中国人是不是太软弱?专制才会……

敖博:没错。恺撒大帝被他的一个手下刺杀的时候,那手下一刀刺他身上(吴锦发:布鲁图斯),对,布鲁图斯,对恺撒说:“我没想到你残忍得像一只狮子。”恺撒临死前咽下最后一口气时说:“我没有想到罗马人民软弱得像一群绵羊。”

江霞:看扁你们的啦,所以我才会变作狮子。所以台湾人走出来站出来,马英九怕不怕,怕呀。“我不得不把我女儿结婚的消息公布出来”,然后转移你们大家的目标。

吴锦发:所以我有一些感叹,我倒不是贬低这些想法,十万个救扁者,比不上赤穗四十七个复仇的浪士。十万个阿扁人,如果每一个都像日本武士,像赤穗那四十七个浪士,“我有决心要刺杀你,维护主公的尊严”的话,吓都吓死了,对不对?但是我们都只在空虚地打嘴炮。

江霞:“现在民主时代,所以用民主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是人家不民主,你用民主的方式也没有用啊,所以只能用选票再把他拉下来喽。

吴锦发:再看中国这个地方,十四亿人就让他们这些国家主席为所欲为,横行霸道,所以人家讲,中国变成了一个超稳定型国家,讲超稳定型国家是个讽刺啦。

敖博:这是可耻的。

江霞:人家说台湾人你很善良,其实某种程度也是讽刺,台湾人太好管了,我可以予取予求。

吴锦发:我想到一个德国的法学大师叫做布鲁赫,法学大师照理说应该叫大家维持法律尊严,但他不是这样讲的,他说: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正义的话,这个国家就如同有组织的盗匪。既然已经是个有组织的盗匪,你还用对待谦谦君子的态度对待他吗?这就是问题。敖博,你这首歌写完,你想你还能够再回去吗?

敖博:其实我这个在中国就已经写好了。

吴锦发:哈哈,那胆识更大了。我想这张CD出来,给台湾的政治者或者台湾的音乐家都是很大的冲突,台湾的音乐家再怎么样,都还是很隐晦,慢慢的摇摇摆摆,绕大圈子。

江霞:字里行间藏着,藏点含义。

敖博:前段时间有人采访中国摇滚之父崔健,他在采访里提到盘古,他说:跟盘古比起来,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唱。他也不能多说什么,就说跟我们比起来,他们那些摇滚实际上是没唱。

江霞:他没唱都已经是中国的代表了,那要像你这样唱出来,那大家不都站起来了吗?就像个人一样的站起来。

吴锦发:不愿意当奴隶的人们,起来起来!这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吗?(笑)


《劫狱》

眼睁睁看着警察暴力 我深感无力
恐怖暴政已经回来了 我不敢相信
连人身安全都没有了 我还有什么
台湾正在被关进监狱 我不能犹豫

劫狱 把民主劫回来
劫狱 把人权劫回来
劫狱 把自由劫回来
劫狱 把台湾人的尊严劫回来



吴锦发:各位听众朋友,我是吴锦发,阿发,今天请到盘古乐团的敖博来到我们现场,我们从台北发音,请到江霞姐一起来讨论。

江霞:陪伴。

吴锦发:这首歌让我决定把敖博《恨国者》这张专辑拿到绿逗来放售,因为我想将来这张专辑发行,在别的地方可能很难买到,这样的内容,这样的震撼,对台湾这样的爱,爱得这么深,而且真的是没有听过一个台湾的摇滚乐团……

江霞:台湾现在真的是回去了。我们的民权,人民的权利,人权,我们的自由,都退回去了。对敖博来说,他是最伤心的。

吴锦发:这个就像袁红冰讲的,台湾被关进监牢里面去了,台湾人应该去“劫狱”,劫狱劫什么,把台湾的自由劫回来,把台湾的民主劫回来,把台湾的人权把它劫狱劫回来。

江霞:统统被关起来了。

吴锦发:敖博,我们以前看古典小说,劫狱,这是江洋大盗的作为,你怎么逆向思考来写这首歌?

敖博:虽然(国民党)是靠所谓的民主方法执政,但司法等机构都是他们掌握着,他们由此又进一步取得很大的资源。比如游行的时候,警察暴力泛滥,和阿扁时代是没法比的。你就知道,很多事国民党还是用原来的方法。

吴锦发:他用国旗来欺骗我们,但是又用警察暴力来把国旗折掉。台湾人都乖乖的,都没有江洋大盗要劫狱的气魄。

江霞:如果你有意见,他用司法手段来整你。

吴锦发:敖博居然有这个勇气,我们当然台湾人要有这个勇气,替他办演唱会、发表会、座谈会,这张CD最起码我们有责任帮他推广,有意买这张CD的人,请你打02-87325155,绿逗,会找到这张CD。最后,片尾曲我会放《在鹿港小镇看眼泪》,我看这个对台湾的爱也是非常之深。虽然短短几句话,就讲出了对台湾的爱情。

江霞:我要跟听众朋友讲一下,敖博在国际机场流浪了差不多5年之后,瑞典这个民主国家收留了他们,给他们政治庇护,他们现在已经成为瑞典人,但是他们心里他们是希望他们当个台湾人的。

吴锦发:瑞典人也好,台湾人也好,都是人。敖博你是在什么样的心理背景之下写这首《在鹿港小镇看眼泪》的,这个歌词到底要讲什么?

敖博:台湾本土的一个导演叫郑文堂,拍了一部电影叫《眼泪》,这部电影进不了院线,他就自己包场,或者免费露天放映,正好那次我去鹿港小镇,他露天放这部电影,我现场就有感觉,现场就把歌词写下来了。之前我们住在林口,正好杨烈大哥住我们楼下,我们就有交流,他是台湾人,是歌王,我就希望我们一起来合作这首歌。

江霞:杨烈就一口答应了,所以我们今天就有机会听到一个台湾抒情歌王跟一个强悍的摇滚演唱者的合作,他们要怎么合作?其实很好奇。

吴锦发:郑文堂拍的《眼泪》就是讲台湾政治犯被迫害人权的问题,过了三十年四十年伤痕还在心里面,默默的流眼泪,流成太平洋,“像太平洋这么广阔的眼泪”,让我听了非常感动,所以我把它选为片尾曲。最后还是要强调,这张CD,我们将会推荐给绿逗,在绿逗来放售。有意的朋友,请打02-87325155。

江霞:我希望朋友们买回去之后,可以静静地去聆听……

吴锦发:去体会。我是觉得是这样子啦,台湾人要勇敢地把心里的声音唱出来,讲出来,不要畏畏缩缩,最近我的感觉,台湾政治的意见、对阿扁总统案件的意见都由袁红冰一个中国民权人士讲出来,今天台湾的处境,也是由一个中国流亡的摇滚歌手唱出来,台湾人我有时候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们的文化人本来就应该单刀直入把这些问题讲清楚,不要绕来绕去,台湾人权的问题、世界人权的问题,这是普世的价值。敖博,你流浪这么多国家以后,你最后后悔曾经在台湾土地上讲“我支持台湾人的民主,我支持台湾独立”,这句话让你回不了家,你后悔过吗?

敖博:我没有后悔过,从来没有过。

吴锦发:当时是怎么样的心情突然讲出这样的话?

敖博:这是我在中国的时候就有的观点,我也支持西藏,包括新疆——东突,这是各民族的权利。现在是21世纪,这是个文明的世界,不是古代。

吴锦发:好。最后让我们用比较长的时间来听这首让我们感动的歌,《在鹿港小镇看眼泪》,也流眼泪,也看到台湾人的眼泪流成太平洋——但是光流泪没有用,我们要行动啊!等敖博6月份回来的时候,我打算在高雄为他开演出座谈会。

江霞:我们带敖博跟我们高雄地区、台东地区、任何地区的好朋友一起来见面。

吴锦发:好,最后我们来欣赏敖博的《在鹿港小镇看眼泪》。


《在鹿港小镇看眼泪》

眼泪,一直在流
没有人在意
眼泪,不停地流
没有人留意

在鹿港小镇看眼泪
看眼泪流进太平洋
在鹿港小镇看眼泪
看眼泪流成的太平洋


《比死亡还可怕的事》

死亡不是一件最可怕的事
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你们天天这样生活 工作
就是一件比死亡还可怕的事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68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 3, 4, 5, 6, 7  下一页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