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暴民革命军论坛

盘古暴民,杀尽不平。
现在的时间是 2018-11-20 4:33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68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2, 3, 4, 5 ... 7  下一页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1-09-16 10:31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盘古复仇记(二)

秋种秧

在去年(1998年)圣诞的广州“以音乐的名义”音乐节上,一位乐评朋友曾激烈抨击,在中国,绝大部分的“滚友”只知摇滚,不论中国。而我认为盘古是一支最最中国的乐队,充满五内俱焚的耻辱和沉痛〔绝不是优越感〕,更充满昂扬的斗志和强健的思想〔绝不是颓废〕。你可以不认同他们的思想,但不能不佩服他们的斗志和真实。盘古几乎每天都在谈书写歌,但书对他们只是一种燃料,用于点燃地底奔突、潜行的野火,焚烧现实的荒原。盘古的歌词也有一种打破“文学性”〔就像他们的音乐打破“音乐性”〕的优异品质∶直接,粗糙,混合着煤渣、刀片、污泥、胆汁和血。

盘古的技术?这几乎是一个问题。你以为盘古的技术真像你以为的很差?敖博所总结的盘古的两面三刀大技术理论——“爆发乐”理论与“盘速”理论——无须解释,有心的人自能体会其深刻。

以盘古对朋克的理解∶音乐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敢不敢的问题,就像你想杀人,什么手段怎样杀都可以。盘古的武器很落后,菜刀而己,但保证刀起头落。

这把拴在脖子上的菜刀是不知哪来的野种吉他牌子:月季花牌。价值500元。贝司值200元,而且录音时还断了一根弦。录专辑时也就鼓还马马虎虎,但偏偏鼓手骨瘦如柴,并且压根是没怎么参与过乐队排练。制作人?录音师?王磊的指导思想是∶随他们去。企划人?张晓舟所谓的企划就是在一张写满歌名的破纸上和敖博一起为选歌头疼,以及没完没了的菠萝啤、酸菜鱼、茄子煲、毛血旺、吹牛、争吵、绝大多数与音乐无关。

与音乐无关?这又给了鉴赏家把柄。鉴赏家要么拒绝听完,要么喜欢逐首探讨《欲火中烧》的音乐元素,比如有乐评说《我们》像Joy Division。我倒是看不出毛血旺和酸菜鱼有什么相同之处。此刻是凌晨四时半,写这篇文章的同时我听的却是The Verve,那种盘古不会听的东西,我也不会推荐给他们。我推荐给他们的是格瓦拉、托洛茨基、马雅可夫斯基、威廉·巴勒斯......以及形形色色的新闻,那些无聊、花哨或冷酷的垃圾,那是盘古创作的温床。

香港《音乐殖民地》讨论了北京的“Punk Scence”,说盘古是北京朋克的产物。这是个可笑的误会,看来他们没有听懂《圈一猪三部曲之一》。他们老以为北京就是中国。中国摇滚的所谓“朋克时代”,盘古这支南昌朋克红军的历史意义恰恰是为朋克正名,告诉人们∶至少迄今为止,北京的小朋太小了,甚至根本就不是朋克。如果朋克仅仅意味着一条新裤子一朵花儿一个婴儿意味着自以为是的几句牛逼几句法克油,那么,盘古不是朋克。最后再朗诵一段马雅可夫斯基的话,请盘古伴奏。“这是一篇一有机曾就要发表的讲话”∶请回想一下俄国末来主义的第一个盛大节日吧,其标志就是响亮的《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在这一场剽悍的混战中,给人印象特别深的是三次打击,在我们的宣言的三声呐喊下作出的三次打击!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1-09-16 10:37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盘古乐队 -《怎么办》

--------------------------------------------------------------------------------

中文名称:怎么办
资源类型:MP3
发行时间:1997年
专辑歌手:盘古乐队
地区:大陆
语言:普通话
简介:
盘古《怎么办》碟评


盘古做为民间层面上最大的摇滚名牌,正招惹四面八方的妒嫉、漫骂、仇视、恐赫、蔑视、分崩离析,这些个符合了中国人天性的遭遇加剧了盘古要反的对立面。“盘古无朋友”,熬博如是说。一个没有朋友的人是残忍的,那么他也能在最大程度上够消除残忍!
  
这就是盘古的矛盾所在!
  
许多人回避社会责任和道义表态的理由是,他们厌恶政治,似乎任何政治性或社会行动都必然扭曲人性。
  
是的,谁也不能强迫别人参与政治,无权要求别人为真理、为正义斗争,但对每个人都可以要求:你起码是一个公民。

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总统哈维尔的观点是,做一个公民,就应当意识到要充分表明自已的观点和看法的权利和义务。他甚至提出了更高的标准:自由的整体性和法律的整体性也是恢复公民意识的前提、组成部分和结果。更明白的解释是:首先你是公民,别人也是公民,当别人的公民权利受到侵害和剥夺时,你不能无动于衷,因为这不是对某人的单方面的侵犯,而是对公民本身的侵犯。
  
就当时捷克的情况来看,哈维尔的主张是要求太高了,这同样也是生活在几十年后另一个国家的盘古所碰到的问题。
  
这无疑也是对针对盘古的讽刺的最有力的解释。
  
盘古算是不会混的了!他的饭局不多。一个满怀仇恨感的人是不在乎朋友的,我相信,他更多的着眼于先天与后天碰撞出的斗争,那尽管是脑袋里的斗争,离行动还有距离。
  
悲剧即然诞生,就不要让它结束!
  
一个满负悲剧色彩的无产摇滚者能够在光怪陆离的新世纪给正在悲剧中上演的他人启发吗?
  
同为天真的理想主义者和悲观的现实主义者,盘古的《怎么办》又是好听先行的。
 
无知是有罪的,知道了而不说出来罪加一等。敖博深知,通过“狗屁新音乐”、“无天”、“痛饮1999”,盘古的铮铮铁骨嘎嘎做响。敖博早年脏贱的垃圾音色转换成独具男性的深厚、粗破,极富有灾难性的好听。
  
“你会死得很难看”,这首歌先前由《自由音乐》广为传播,去年10月16日盘古在长沙演出时,更是与在场的观众齐唱这首煽动力极强的歌。被但做平民英雄团团围在中间,密不透风的场景真是撼人感人!
  
“我的职业和屠夫有点相似,就是每天要杀许多猪。只是他用刀,我用笔而已。”李敖语。敖博除了笔,自然是吉它和肉嗓子,很多不懂事的人自动对号入座,将自已视为盘古要杀的对象,惊慌恐乱之下,失态之下,也不将什么道理了,统统摆出一幅泼妇骂街的架式……
  
而我常常惊诧这个壮实的小个子男人怎么会有那么多那么强硬的愤怒,《怎么办》的愤怒再次遮天掩日,从“我就喜欢绝望”到“无天”再到“狗屁新音乐”,尽管敖博肉嗓的撕裂得到了克制,但《怎么办》的惊爆点仍是此起彼伏,敖博的血性也再次得已无可抑止的渲染。
  
再来谈音乐吧,如果还有人说盘古缺乏音乐,那他就是个五官俱全的聋子,《怎么办》里的吉它编的细腻而又钢柔相济,于碎处复杂的人性凹凸分明。
  
如“痛饮1999”那样的歌,盘古的机趣浑然夺路跳出,熬博不是个摇滚乐手也应是个幽默的演讲家,当然这幽默是黑色的,尽管熬博演讲也只能在街头,讲给那些听了跟没听一样的男女老少听(而当那些本应跟盘古是同道同志的人以和盘古保持距离为荣时,这个世界又是何等的荒谬,无耻,盲目,是非曲直)。
  
跟《欲火中烧》相比,《怎么办》有更理智和理性的思路,《欲火中烧》凭着满腔的血性杀出一条血路,《怎么办》是看准了才动手,“痞性就是奴性”,这无疑是对北京痞子摇滚的最形象的讽刺,及国人劣跟性的最佳用词。
  
盘古并没有找到真正有效的斗争方式,而熬博直面这无物之阵。他曾说过:“真正的绝望是总还有那么些希望在哪里。”
  
盘古的世界没有乌托邦,盘古也无意去歌颂中国式文人的乌托邦,盘古只能产生于混乱、无序、肮脏、欺骗、罪恶、强暴、贫穷与苦难并存、愚昧、落后的底层世界!
  
六十年代的法国革命者如今已是所处社会的 高层阶级,这正是几十年前他们原来要反的一个伪善阶级。
  
“现实是面镜子”,时间是棉花,你很容易躺在这个无形的棉花堆里四肢无力的,想运动却不得已,饱食终日,无数的先例在那儿不亦乐乎的互捧够友(狐朋狗友)。
  
“世界就是这样告终,世界就是这样告终,世界就是这样告终,不是嘭的一声,而是嘘的一声!”
  
在反省和斗争的终极,盘古会狂笑而死,我还是坚信!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1-09-16 11:56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盘古乐队历史文物图片
(1998年广州《新快报》报道盘古在“以音乐的名义”大型摇滚盛会上的咆哮演出)

附件:
large.jpg


您没有权限查看这个主题的附件。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1-09-16 11:58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盘古乐队历史文物图片(1999年盘古朋克怒潮宣传海报)

附件:
large (1).jpg


您没有权限查看这个主题的附件。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1-09-16 12:00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盘古乐队历史文物图片(2000年盘古华北巡演首站山西太原演出海报)

附件:
large (2).jpg


您没有权限查看这个主题的附件。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1-09-16 12:01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自由電子報 - 盤古要回中國革命 為六四天安門事件開唱 撻伐屠殺 (报纸截图照片)

附件:
large (3).jpg


您没有权限查看这个主题的附件。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1-09-25 15:16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size=200关于我放着盘古乐队的小喇叭[/size]

老甜甜 发表于 2005-9-28 18:21:40

现在我身旁的音箱里里放着的是盘古乐队2005年的新专辑《不同的声音》,是用电驴下的。里面不仅有它15首歌的新专集,还有腰乐队还没有被摩登天空删成太监的原始版本,以及一个自由亚洲电台对敖博的访谈录,毫不犹豫的,我首先选择了他的访谈录音。

是的,任何一个谈到盘古乐队的人首先说的不是他们的音乐,而是他们的态度。一种足够强硬的态度,天生仇恨并且被人恨的态度。他们在访谈里谈到了林昭,我也谈过林昭,而林昭与我根本没有关系。盘古的政治立场与我也没什么关系,我所喜欢的,是一种真正“想唱就唱,唱的响亮”的姿势。从这一点上讲,我还是那个观点,如果中国真有朋克乐队的话,那么唯一可能是的也就只有盘古乐队。

他们所提供给听众的是一种刺激,而我又要犯傻了,我的朋克永远不可能是热爱讨论old school与new school究竟有什么区别的高中生,不可能是政治狂人,更不可能是无聊军队,我的朋克只能是盘古,u235,太原隐患这样的乐队。这些乐队的优秀之处,在我来说并不仅是他们对社会的批判,对现实的揭露以及对音乐究竟能有多d.i.y的探索。而是作为一个朋克的态度,那就是:你讨厌什么我就喜欢什么的态度。人们把这种不合作叫做操蛋,但这很棒,从嚎叫唱片诞生与网络催化的各种独立唱片公司兴起开始,一直到新金属在各优秀乐队都出了专集后就完蛋了的今天,我所知道的所谓中国摇滚乐,剩下的也只有态度了。

在内蒙,乌青说他现在讨厌盘古的原因是盘古已经在音乐上没有了追求,这点我很赞同。但《不同的声音》让我改变了看法,电子鼓,弦乐,充满颗粒感的干脆的嚎叫与罗大佑式的深情抖音,而吉他,仿佛崔健与左小诅咒杂交下来的怪胎,他们更注重在乐器原音色的基础上制造噪音了,还带着苦涩与绝望后的坚强。听听吧,你就会知道,中国囚歌的优良传统的继承者即不是迟志强,也不是冷血动物。而是那个为了人民需要战争的小个子。

一个香港男孩希望我能介绍几个大陆的朋克乐队给他听,我介绍他听盘古,他说我对政治没兴趣。可是,和中国特色的中国一样,中国朋克也有着不同于大场景(真的不同吗?除非你没听过《美国白痴》与《摇滚反对布什》)的一面,而在这种特色中,我作为一个几乎听过中国所有摇滚乐(包括销量超过500张的小样与各种重型音乐)的乐迷来说,我唯一知道的中国朋克,就是盘古。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1-09-25 16:30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2007-10-07
假盘古之名,讨恶人之罪

来源:网络

盘古者,开天辟地者也,中国朋克之祖也!
    
盘古出洪都,以悲天悯人之心,惊世骇俗之音,乱世中争民主,牢笼里夺自由。不顾私己荣辱,乐为心声;置安危于度外,为民请命。实亘古未有,亦后无来者。一身正气,满腔热血,真猛士也!
    
时值摇滚盛世,各路前辈虽有心激浊扬清,针砭时弊,然竟皆流于隔靴搔痒,无病呻吟。才疏学浅,庸人辈出。更有狗豸之徒,假摇滚之名,行不义之事,沽名钓誉,招摇撞骗,为人不齿!摇滚之衰微,诚难避之矣!遥想当年,但可一叹也!
    
盘古之《欲火中烧》,及后续诸多佳作,如暗夜惊雷,振聋发聩,似尖刀匕首,杀人见血!拳打脚踢,大闹摇滚猪圈,弑神杀鬼,勇闯红色禁地。出身布衣,一介草莽,摇滚教父亦自叹不如也!
    
猛士之笔,何等犀利爽辣,字字带血含恨。两肋刀,抱不平。歌无畏之斗士,叹中华之人民。骂奸诳于昏昏庙宇,伸正气于朗朗乾坤。其义正,其词严,正犹如醍醐灌顶,直教人拨云见日。其云:熟读盘古词三百,不会革命也会反!吾细读之,则此言非虚也!击节叹赏,掩卷沉思:乃知历史之污秽,暴政之酷烈,竟至于此!十年浩劫,平白无故陷凶险;六.四惨案,手无寸铁遭非命。林昭兰秀遇罗克,九连海源张志新,多少青年赤子,竟成刀下亡魂!
    
呜呼!天理何在?人性何在?悲夫!逝者已矣,生者痛哭。扼腕嗟叹:我泱泱中华,何遭此劫?仰天长啸:敢问陈胜吴广安在?!
    
看今日之神州,流毒污垢何其多也!司其位者不谋其职,执其政者不为其民。逢场作戏,华而不实。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中饱私囊,鱼肉百姓。横征暴敛,搜刮乡里!此等“公仆”,供之何用?
    
官无不贪,贪而不厌,民无不怒,怒而不言。真专制,假民主,真兽性,假人权!鹰犬滥施魔爪,喉舌粉饰太平。顺者昌,逆者亡。择其喜者而报之,择其忧者而瞒之。好一个太平盛世,好一个地狱人间!
    
改历史以愚民,立教育以洗脑,颁重典以压迫,施酷刑以蹂躏。思想之枷锁,心灵之铁镣,其患无穷也!则真伪不明,是非难辨。亿万炎黄子孙,昏然,陶然,木然!吾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也!
    
此番假盘古之名,讨恶人之罪,实乃耳闻目睹之怪现状甚多,胸中郁气难平,不吐不快也。恶人上行下效,如死僵之虫,穷途困兽,必穷追之,痛打之,打残打死,永无翻身之日!恶人病入膏肓,夜不安寝,食不甘味,惶惶不可终日,纵华佗再世,无药可救矣!必要为其掘墓挖坑,打入阴曹地府,转投猪道狗盗牲畜道。恶人罪孽深重,血债累累。吾等热血青年,当谨记历史,心怀自由之光,顺应民主潮流。起而反之,反而颠之,颠而杀之,方可后快哉!!!
    
    

    
后注:(昨天在一个人的QQ日志里面看到几篇很好的东西,最震撼的是一篇零分高考作文《语殇》。链接的三楼回帖即为我拷过来的这篇文章,值得一看: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043945/
    
零分,我想有两个极端:写的太差了,或者写的太好了。这篇就是写的太好了,太真实了,因为说了真话,所以零分。说假话可以得满分,真话就值零分!大抵如此,大抵如此!
    
我看他写的那些东西,不正是这段时间以来让我心烦的么?不正是某些人害怕的,某些人不知道的么?我知道的也太晚,但是,我记性好,怕是不会忘记的!下午突然有了兴致,何况我是盘古的死忠,早就想写点相关的东西。题目改了两三遍,开始叫《假盘古之名,讨中共之罪》,恐怕难免招来灾祸,即便在豆瓣这样还算开放的地方。最后改为《假盘古之名,讨恶人之罪》,但是任何人看了,都知道我在说什么。算是曲线救国了,操~~~~ )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1-09-25 16:38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就让我们一起,战死在街头吧

2007-09-27 16:21:42   来自: 火神纪

欲火中烧评论

  就让我们一起,战死在街头吧
  ——盘古乐队《猪三步曲之圈》

   还是让我们战死街头吧,人应该死在街上,不应该死在床上。
    不管是什么理由,在被无聊空虚浸泡得腐烂发臭之前,总是应该挣扎一下,总是应该喊出声来。
                         ——摘于网络评论。题记。
  



    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这就是盘古乐队专辑《欲火中烧》的封面。
    有人说,盘古乐队是朋克时代风卷残云式的重新降临。其实我不懂那么多。这个乐队,我听来听去的似乎只有这首歌罢了。
  
    基于一种假设。圈。猪圈的假设。把摇滚圈设置成猪圈的假设。把摇滚家族由崔健开始,扭曲,篡改,淋漓尽致自上而下地批判了一番。
    我喜欢这首歌里彻底而疯狂的颠覆。没有神话,没有神圣,没有经典。我的世界里,我的音乐,我说了算。
   所有的一切皆是虚妄。除了自我的那一切。
  
    听这首歌音箱的音量应该尽可能地大。恶俗而粗劣的音乐需要同样恶俗的听众。而既然他们把音乐变得如此支离破碎,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用一个支离破碎的音箱来肆虐我们的耳膜呢。
    恶俗有时候也很美。只有极其狂妄的家伙能写出这样的音乐和这样的歌词。而这样的歌必定让同行的人们满腹的不满。可是这些也许他们都想过了,这首歌依旧出街,依旧通过某些途径而传到我们的耳朵里,可谓勇敢。
    摇滚需要这样的人们。颠覆所有的经典,颠覆所有那些高不可攀的东西。有人说,摇滚的精神在于否定一切,包括自我的否定,当有一天有一个人跑出来,连自己的老祖宗也给否定了的时候。谁能说,这家伙不是一NB的愤青;谁能说,这家伙不是一摇滚的愤青。
    年青的岁月赋予了我们否定和颠覆的勇气,以及狂妄自大的智慧。
    所以,无须压抑。
    我们已经不再是以往那些必须要压抑的青年了。
    我们是狂躁的一代。我们是无法无天一代。我们是粗劣而颠覆的一代。我们是捣毁一切的一代。我们是充满仇恨的一代。我们是最极端的一代。
    尖锐的嚎叫声里,我们纸醉金迷般地沉溺。
  
    跨掉了吧。这个社会。以及这个社会的我们这一代人。以及摇滚。
    充满了悲愤的嘶吼。恶意的扭曲和中伤。所有的这些才能满足我们那些躁动不已的热血沸腾的青春岁月。
    带有一点吊儿郎当的调侃。带有一点大无畏的自我批判。带有一点晦涩的性和落寞的黑色。
    沉溺了太久太久了的隐忍。直白的时代安逸地降临了。当成一种耳膜的审美调节之后,其实这一切并不影响我们再去听那些经典。
    纵然我们可以在听歌的时候跟着他们哼着:“小猪们吃饱了想睡个好觉/做个回到唐朝的猪梦/不料做了个黑梦/嗷嗷乱叫/噢乖这一切都无所谓无所谓”。可是此之后,我们再听《梦回唐朝》,依旧如闻天籁。
    颠覆了之后,其实,对于以往我们所挚爱的那一切,丝毫没有半点影响。
  
    战死街头。只是为了一己的私欲和呼喝。也许,任何时代都需要有这样的一群人。当我们身在一个和平年代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投身沙场,没有办法战死沙场,也许,只有选择在街头高声地呼喊我们想要呼喊的一切。
    战死街头。战死在所有口沫横飞的街头。我们的声音可以掩埋一切。掩埋所有异众。
  
    战死街头。就让我们一起战死在街头吧。为了还没有被堵住的嘴巴。为了在咽喉里就要吼出来的声音还能被别人听到。
  
    
             2006-3-21 丙戌年二月廿二, 春分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文章标题 : Re: 盘古复仇记
帖子发表于 : 2011-09-25 16:50 
离线
 发送Email  用户资料

注册: 2011-02-25 16:59
帖子: 396
---------
2009-03-09
agall1982:枯曼乔枝

《野猪林》评论


先有《少年》,后有《野猪林》的野猪。

这,就大概就是盘古初开天地后的生命历程。而这种历程是国内任何土鳖的乐评人和土鳖歌手所无法理解的。所以《少年》在国内乐评界的集体合唱中流产了。所以许巍在二氧化碳中步入天堂了。当我今天无意地在地铁上又看到这个陕北农民唱歌,就如同再一次看见一个流氓当众手淫。

这个空洞的、只能让唾沫颤抖的、与支气管混吃混喝的土鳖歌手,与这个黑暗的、没屁眼的、要挟众人肋骨的时代,进行的这场划时代的合谋,不过是庸俗与谎言对个人精神的一次居高临下的俯视与把玩。它目的就是让玩物丧志的侏儒们占领一切道德与金钱的高地。

当它带着宋大姐与周公子站在世界舞台中央时,就仿佛看见一个精子与一个卵子。这是带着勋章的,肩负伟大使命的一对伙伴,这种情谊是革命同志式的,走贫下中农结合路线的。在一帮鸟人的热烈掌声中顺利完成了交配。无论它是狗的精子,还是猪的卵子。无论它是唯心主义的,还是风流荡妇般的,时代要求的不过是生产。不是难产的《少年》。

理所当然地,这种高潮必然是巨大的,盛气凌人的,屠夫剁肉式的。它一面在金碧辉煌的会堂中商讨国家大事,一面牵出狼狗咬人。它一面高唱关心下一代,一面关闭网站。

这是土鳖的好时代。土鳖对于时代的骑墙可以轻而易举,而时代对于土鳖的栽赃,也可以表现得那么心领神会。

是的,明天一定会更好。只不过它是属于野猪林的。属于消费性的,属于发廊的,属于尾气的。

人之初,不如猪。或者不如说,家是用来养猪的。


举报此文章
页首
引用回复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68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2, 3, 4, 5 ... 7  下一页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